最新消息

社工學生六四聯合聲明

六四,本應是每個人在成長時都聽過的事件,但在連教科書都要把它刪減時,又有幾多人真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有事情由前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開始,學生到天安門廣場進行悼念活動,其後有人就民主自由及中國的貪腐問題進行演講,並希望和政府對話,卻得不到政府的回應。一眾學生代表——周勇軍、王丹、吾爾開希等繼而呼籲無限期罷課,揭開了八九民運的序幕。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曾經作為代表和學生對話,一度聲淚俱下呼籲同學停止絕食,肯定學運是愛國的行為,但國務院總理李鵬其後卻在公開講話中將學運定為動亂,令學生大感失望,繼而將行動升級——絕食、遞請願信⋯⋯他們用盡所有和平的手法,只為有與政府有平等對話的機會。市民也受到學生的感染,紛紛和應。中央雖則有正面回應學生, 最後卻以暴力的手段把學生和民眾從天安門廣場驅趕。面對着手無寸鐵的學生,中央的做法是命令坦克車徑直駛過去,用子彈逼迫抗爭者跪下。這是一個以人民為首的政府應有的行為嗎?政府不但沒有保護人民,更帶頭傷害一眾為國家着想的生命,對這政權失去信心也是無可厚非。當年的死傷人數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政府後來卻試圖掩蓋,做法實在令人心寒。

作為中國民主發展上一個重要轉捩點,六四也成為了當時香港社會的大型民主啟蒙,當中的抗爭精神激發起香港人對於自由人權的關注和追求。當年北京的學生和工人為爭取民主公義,不惜罷工罷課,以絕食集會形式希望逼使中共回應社會的訴求。他們的行動得到全國以至世界各地華人聲援。在香港,有超過一百萬人響應呼籲,冒著八號風球下的狂風暴雨上街遊行,演藝界亦發起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為八九民運籌得一千二百萬善款。雖然八九民運最終在血腥暴力的六四屠城事件中落幕,但當時人民面對暴力和強權仍然勇往直前的抗爭精神實在十分值得今天的我們學習。

三十年過去,六四事件仍未得到平反,死難者家屬或備受迫害,或受嚴密監視,多名學運領袖甚至從此流亡海外,內地的人權狀況與民主進程每況愈下,新一代的年輕人甚至以身分認同為由不再悼念六四。針對六四事件中的不公義,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被無辜殺害,中共企圖篡改歷史、推卸責任,我們更應效法當年堅忍的抗爭精神,為犧牲的民主先烈討回公道,並以此為鑑,面對種種壓逼抱持著一顆不折不撓的心。

三十年後的今天,面對香港在政制、司法甚至教育上受到的干預,以及新聞、言論甚或集會自由等都不斷被箝制和收窄。若然今天我們作為香港人都不起來捍衛自身的權利,他朝難保連我們最引而為傲的核心價值也因此而消失,連帶香港人的身分也逐漸被同化甚至抺除。面對現時不明朗的前境、迎面的難關與挑戰,我們更應主動爭取,在僅有的空間中捍衛我們堅信的價值。單憑一顆雞蛋不可能撼動高牆。但我們深信,當人民的力量集結起來,就算再厚再堅固的鐵壁也會因此而動搖。

作為社工學生,六四民運更令我們反思學生在社會運動中的角色。學生在以往的社運中的確肩付重任。就如前捷克總統哈維爾所說:「真正有知識的人應該有着獨立的見解,因為他們無畏無懼,不畏懼強權也不怕引起異議。」二零一四年學界大罷課,學生強烈譴責當權者獨裁、武斷強推嚴重破壞民主的八三一方案,學生往往沒有能與強權匹敵的權力及資源,但他們擁有的是一顆赤子之心、一份無比的勇氣和對未來的希望。期盼着以自己微少的力量引起人們對社會多一點關注,也奢望當權者能聽到他們的吶喊。

六四事件的悲劇正正警惕香港人,民主和公義價值並非理所當然。過往有不少人曾經為爭取這些價值犧牲時間、心神甚至性命。面對香港越來越動盪的社會和政治環境,香港人越需要覺醒—— 一方面認清中共政權不明事理,以暴力手段要人屈服;另一方面明白倘若香港人不反抗,眼前的城市只會一步步淪陷。作為香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學生實在有責任守護香港的未來,背負其前途,為社會帶來改變。我們作為一群社工學生,更需謹記社工價值,堅守對公義和民主等價值的追求。但願香港人時刻警醒,共同守護自己的家園,決不成為強權下的奴隸。

可惜的是,隨著時間過去、教程刪改及成績至上的教育模式,新一代漸漸遺忘六四的始末,認為六四與自己無關。而我們堅持每年都重提六四,是因為對香港還抱有希望,緊握民主自由這些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傳承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也是對中共政權的一種對抗。就是這份執著,令時間無法洗去六四殘酷不仁的事實,令當年的抗爭精神得以長存。

反對強推引渡條例修訂立場書

二零一九年二月,政府以解決去年在台灣發生的殺人案及堵塞限時法例漏洞為由,修訂《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以往的引渡條例是考慮到中港兩地的法制、對民主及人權保障的差異而作出的決定,並非政府口中所說的「漏洞」。議會對此也有極大爭論,進而發展到主席選舉風波、秘書處越權干政、到現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要求把草案直接交上立法會大會進行二讀。以上正正是建制派與政府狼狽為奸,無視各界聲音與意見,試圖一步一步侵蝕香港的立法與司法制度,危害港人人身安全的實證。

漠視民意 拒絕溝通
引渡條例修定草案僅經過短短二十日的公眾諮詢,就提上立法會進行首讀。諮詢的原意本為廣開言路,讓市民提出意見,保障市民應有的權益。引渡條例修訂對市民的人身安全有潛在危機,引起社會極大的反對聲音,但政府沒有考慮撤回修例,也沒有打算先擱置及再進行全面諮詢。此般象徵式的諮詢顯示政府漠視民意,意圖扼殺市民發表意見的機會,一意孤行地希望盡快通過修例。另外,就引渡並處理台灣殺人案一事,社會各界及議會內均曾經提出各種方案,希望在不影響現行引渡協議的情況下令疑犯能夠順利移交台灣。當中包括和台灣當局達成協議作一次性移交,或在本地審訊的港人港審方案。但律政司司長在記者會上,全盤否定所有由民間提出的方案,反之以各種藉口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即使違反程序及慣例也在所不惜,堅持政府的方案才是最佳的選項,可見政府在討論修訂上已經不會作出絲毫讓步,其頑固獨裁顯然易見。

扼殺議會聲音 拒絕談判
引渡條例除了激起社會上強烈反彈,各界相繼提出其他替代方案外,在立法會內亦引發民主和建制兩派衝突,揭示議會內程序上的不公。內務委員會不但以法案委員會於第一次會議未能選出主席為由,發指引企圖褫奪最資深的民主派涂謹申議員主持會議的資格。立法會秘書處更在未有取得所有議員同意的情況下要求議員以書面方式對該指引回覆表態。內會此舉無疑是干預法案委員會工作,阻礙委員會發揮應有功能;秘書處做法亦明顯偏袒建制一方,試圖配合令建制派石禮謙取代涂謹申主持會議,損害秘書處中立性。法案委員會鬧出雙胞胎,造成兩方分別支持的委員會就對方合法性爭持不下,甚至在召開會議期間爆發衝突。事後,民主派曾提出「三方會談」的建議,並要求撤回修訂案,明顯釋出善意表示有意與建制派及政府洽商,希望打破議會內僵局。但政府並未有作出正面回應,一直拖延會面的時間及詳情。可見政府根本無意與民主派進行磋商,迴避議會對於引渡條例修訂的質疑。面對議會內的爭議一直擺出拒絕對話的姿態,漠視獲民意授權的議員的反對而對各種聲音充耳不聞,不惜破壞程序硬推修例,令人懷疑背後目的。

直上大會 硬過修例
議會內因內會指引而起的衝突和僵局並未令政府暫緩修訂條例,反而變本加厲,企圖直接連同建制派透過內會取消法案委員會,令修訂草案直接交付立法會大會表決,情況令人氣憤。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於本月二十日向公眾宣佈已要求於下月十二日於立法會恢復修例二讀。引渡條例的細節及爭議本應交由法案委員會提供專業法律意見,從而作出深入討論,以達致更完善的修訂。然而,根據李家超所言,此舉名為「逼不得已」,但實為厚顏無恥,亦代表其容許內務委員會越俎代庖,剝奪法案委員會意見發表之權力,同時漠視法委會的功能。令人聯想到以李慧琼為首的內務委員會企圖利用內會建制派的人數優勢,壟斷整場會議的決策,以人數硬過修例。

開設先例 後患無窮
中聯辦日前高調表明支持引渡條例,以修補漏洞。此舉動令人質疑中央干預香港修例,危害本港立法和司法獨立性。有中央撐腰,政府更擺出一副勢在必行的姿態,連林鄭月娥、曾鈺成等人都透露修例為中央指使,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政府推出草案的原意是為弱勢伸張正義。面對民間各界對引渡條例及修例程序的質疑,政府也一意孤行地推行。究竟政府是為香港爭取最大利益抑或向中共獻媚?若引渡條例獲得通過,除了有損香港的人權保障,也是開設先例。難保政府往後也會用類似方式,再次漠視民意,與建制派聯手阻撓民主派,為推行利己的政策而無所不用其極。我們憂慮引渡條例修訂只是一個開始,草案一旦獲得通過,其後無人能保證香港的人權保障。

自引渡條例提出修訂以來,社會各界都有大量聲音與意見,甚至引發十三萬市民上街大遊行,要求撤回修訂草案,台灣當局更表明通過修訂亦不會同意移交陳同佳。政府卻一而再、再而三地繞過各種程序,企圖利用旁門左道通過法案。以上種種跡象都顯示,引渡條例的修訂並非真正為香港人的福祉著想, 更遑論伸張公義以達到法律制裁的功能。政府與建制派在強推修例一事上「合作無間」、在立法會內破壞制度不遺餘力,為求達到目的,甚至漠視法律界、商界人士、以致民主派議員的意見。最重要的是,廣大市民的聲音因官員的跋扈、政府的專權而被抹殺。若然修例草案獲得通過,不但未能處理台灣殺人案,市民更有可能隨時被人冠以各種罪名而被移交外地,有機會面對不公平審訊甚至不人道對待。縱觀近月引渡條例修例的發展,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本應以市民福祉為首的政府,一群本應為市民發聲的代議士,現時狼狽為奸,硬推修例。我們感氣憤、無力、悲痛,更感失望。眼見香港一步一步被出賣,堅守的價值被逐漸蠶食,香港人,還坐以待斃嗎?

「不自由 毋寧死 妥協最後失敗者只會係你」

43548862_1407237599407431_8835944048062627840_o.jpg

「不自由 毋寧死
妥協最後失敗者只會係你」

facebook page 、cctvb瘋傳學生使用暴力,硬闖衝擊校方;「愛」字頭又要繼續攞彩,譴責學生暴力如同黑社會;更有和平、大愛的人認為絕食過於激進,應該出席學校的閉門會議。

不!以上任何一樣,絕對不可以是我們的選擇。

將一件學生爭取公義的事冠上暴力名銜,嘗試利用傳媒的力量打壓學生,不知廉恥!

以和平、理性與校方霸權商討,莫講霸權一直將聲音置諸不理,更只顯示到香港人的無力感。

但,我們相信香港人。理大學生會死守民主牆,絕對是一步都不能退。

簡單的道理,唇亡齒寒!若任何一間大專院校痛失民主牆,後果絕不會只是某院校的學生失去發言的權利,而是開出一個先例,令全香港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會被削權,學生的言論自由更會被進一步剝削。

所以民主牆,一面都不能失;言論自由,一步都不能退。

事件好像是暫告一段落,但其實是院校被赤化,打壓學生會的序幕。

路,將會更難行。有更多東西需要我們去守護。

願,絕食同學早日康復。
願,香港早日康復。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

【07/10/2018 寮屋系列—寮屋探訪團】

43415076_1406550019476189_5800544403458097152_n.jpg

寮屋系列第一擊💥💥💥寮屋探訪團 完成❗✅ 除咗玩咗編織魚網袋仲有摺紙吊飾丫😍 當然唔少得嘅係有班社工同學同街坊係荃灣光板田村一齊落手落腳處理「山竹」嘅手尾啦💪🏿💪🏿🤘🏿🤘🏿 下個月就會有我哋寮屋系列嘅第二擊~一齊同街坊煮下嘢,傾吓計🤤 係咪好期待呢😏咁就記得留意我哋嘅fb同ig啦💛💛💛

更多嘅相可以上到我哋嘅Facebook專頁到睇到:https://www.facebook.com/pg/hkfsws/photos/?tab=album&album_id=1406548859476305

【民主再不捍衛 自由終必拆毀 — 社福界反對理大打壓言論自由聲明】

43308902_1406430889488102_434151335982530560_o.jpg

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社福界的朋友、組織加入聯署,聲援理工大學正在為言論自由抗爭的同學。

聯絡:外務副會長 Panda (6486 2018)
聯署連結:https://goo.gl/forms/pKyiqg9dhpiVr4vt2

聯署內容:

【民主再不捍衛 自由終必拆毀—社福界反對理大打壓言論自由聲明】
香港理工大學(下稱理大)學生會早前為紀念雨傘運動四載,將半塊民主牆改為「連儂牆」,供同學表達對政權不滿和對民主的渴求,及後接獲校方通知指民主牆涉及政治敏感內容,要求恢復民主牆守則,否則會收回民主牆管理權,後來校方更以紅紙遮蓋被改為「連儂牆」的部份,更貼上不合理的備註,剝奪學生會就民主牆的管理權。學生會要求校方作出公開交代和出席公開論壇卻一直遭到拒絕,十月五日,學生會會長及評議會主席宣佈開始無限期絕食,要求校方回應。

作為一所院校,學生是永遠最大的持份者,應以學生為依歸,但就理大校方對此次民主牆事件的表現,用「絕情」二字絕不為過。其不但拒絕與學生正面溝通,任由兩位同學繼續絕食,視學生如無物,並於資訊日安排攤檔在兩位同學留守地點附近派發小食,場面極為諷刺。校方更保護反港獨團體到場挑釁,挖苦手無寸鐡的學生。更甚,校方更於晚上學生發出通知,要求學生離開,並聲稱保留追究權利,其手段卑劣至極,枉為人師。作為一所大專院校,理應是一個捍衛學術自由及尊重不同立場的表表者,學校場所本應就讓學生有自由探索的空間,了解到知識及討論的可貴之處。但理工大學卻反其道而行,不僅沒有尊重學術自由這核心價值,更出手制止學生講述自己觀點的機會。敢問理大校方對得起貴校校訓「開物成務,勵學利民」嗎?能否讓學生成為「敏於思辨、善於溝通、富於創見、精於解難,且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的世界公民」嗎?

自由本為我們與身俱來的權利,從來我們都不應該需要去爭取,甚至哀求,然而一所高等學府竟選擇扼殺學生在校園自由討論的權利,歪理連篇,製造白色恐怖。而背後原因可謂司馬昭之心,單單因為討論議題涉及政治敏感話題,就牽動了理大高層的紅線,甘願犧牲創校而來一直秉持的學術精神,成為政府思想箝制的工具。試問一所摒棄自己核心價值、見風使舵的大學,又如何能夠以理服人、教育學生成為一個忠於自己堅守初衷的社會棟樑?

理大此次舉動並非新鮮事,一年前校方肆意拆除民主牆上「香港獨立」大字報,及後更在民主牆後方安裝閉路電視,監視學生在民主牆的一舉一動。而在過往數年不論在理大、港大、中大、浸大、嶺大等等院校均出現打壓學生、禁絕學術自由事件。由港獨言論開始,到紀念雨傘革命,校方一次又一次踐踏學生的言論自由,若此次讓步,紅線只會繼續收緊,打壓只會日益猖狂。若繼續各家自掃門前雪,今天是理工大學的學生被噤聲,他日就會是各大院校的言論自由被剝奪,在不久將來甚至整個香港也會噤若寒蟬。高壓統治早已在我們身邊張牙舞爪,若我們今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他日,我們也許連說話的機會也被奪去。

理大校訓為「開物成務,勵學利民」,意為啟發學生思維,望將學生培育為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的公民,如今卻一再打壓學生的言論及學術自由。這是一所大學應有的姿態和所謂的教育嗎?我等強烈要求理大校方承認理大學生會對民主牆的管理權,並承諾不再干預和侵犯學生的自治權,否則,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社福界誓必捍衛屬於學生,以至人民的基本權利!

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

發起團體: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聯署人/ 團體陸續更新:
–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社會工作學系系會2018-2019年度幹事會Act-Co
–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第二十五屆應用社會科學系會幹事會 薈理Meta
– 第十四屆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社會科學院聯會 社凝Sochesion
–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
–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 第十三屆社會工作系會 JUCTICE
– 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度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工作系系會幹事會 曜螢
–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第三十屆應用社會科學學科聯會幹事會 凝燃
–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會 Pillar
–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第四屆社會工作學會Emchange
–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 社工復興運動
–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 工學同行
– 馮君安將軍澳社區服務處
– 淘大連線
– 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舊生會
– Stem教育人員協會
– 思言行
– 香港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
– 香港一八憲章
– 蒞地基督徒
– 民福陣綫
– 明愛關社
Chow Kit yee
關正林
顏雪鈃
Ting Wai Fong
鄭伊濤
Sha cheuk ying
唐嘉敏
Vincent kwan
梁詠欣
Yeung Chung Yin
陳海傑
劉彥汶
黃瑋鈿
Hinson pang
Sonia Lee
黃晴
潘子彤
高凱晴
温凱婷
Stephanie Chan
HUNG Cham Kwan
Leung Siu Lung
lai wing lok
鄭曉瑩
馮浩泉
蕭美楠
張曉彤
CHAN YI CHING
Ian Leung
曾秀玲
Kwan Ka Chung
Li Ki Sum
Ho Yu Ying
梁雪詠
呂卓僖
TONG HO MAN
黃孝濂
周美芝
溫浚彥
Kris Li
何俊昌
鍾浩榮
Lee Ka Hang
Nancy Chan
周詠琳
TAM WAI YIP
陳嘉敏
劉振嵐
林俊麒
黃曉楓
Jenny Hong
李思詠
Hui Ngai Chun
Tse Yung Yan
何敏熙
曾鈺㼆
鄭曉汶 Yumi
wong tsz kit
鄭昱芳
Cheung yan ning
甄俊超
wong chau kuk
劉紀林
楊佩艮
吳泓鋒
陳慧晴
Alexis Lam
Gig Lun
林俊璟
陳蒨萍
Chan ting Shan
Matt Ho
Yu Cheuk Lam
朱建明
Cheung sze yin
曾冠榮
Fiona Sze
Sherry Pun
鄭曼軒
鍾宛你
周鎧淇
Alex Chiu
賴仁彪
Betty Lee
Fok Ling Fung
吳叡鳴
呂芷瑩
Jason Cho
張卓峰
So Tan Laam
Raymond Chan
杜倩怡
Choi Hoi Lam
Daniel Lui
Ng Sai Ping
郭文浩
洪海峰
梁漫潤
Lee Man Ching
陳穎晞
Cheung Chin Kiu
Cheung Wai Yan
Ho Wing Yan
Mak chun sing
Lam Kwun Ling
Sonia
Summer Yeung
黃愛蓮
Promil Huang
Chan Po Yi
Kathy Wong
李仲明
李珈儀
chong yim ping
Wong Wing Lok
Chan Tsz wai
何汝琳
蘇崇天
陳健雄 Charles CHAN
Lau Sze Man
So Ying Ng
Lee Chi Kwan
Lee Kar Chung
Amy Wong
Chow Kit Ching
Oscar
Chiu sung hon
彭在思
陳嘉佑
Christine Lau
梁文亮
黃學林
翁耀聲
Mandy WONG
呂智恆
潘卓懿
Harold Lau
林韻祈 Joanna
葉家俊
李汶駿
Rachel Lau
Ma Vivian Wing Hang
Wu Kin-sun
阿螞樂·卡督
Hoi Mei Leung
Ng Man Kwan
Ceci Cheung
Peter To
hong fu yeuk
Chan yin ping
Yu Simin

***聯署名單將不定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