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立場書】

64 poster.jpg

民主運動精神不滅 大國還我歷史真相

一九八九年,一場影響一代中國人的民主運動拉起了序幕,亦同時被迫封上了一道禁忌的帷幕。當時中共政府管治不效,「價格雙軌制」加上中共內的派系鬥爭,引起社會動盪,使官僚腐敗、官倒橫飛、物價飆升、民不聊生,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面對著政府施政不善,一群學生牽起了一場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愛國民主運動,使中國整片土地充滿對於自由和民主的憧憬和昐望,人民都紛紛走上街頭,聲援這一場震撼全中國的學生運動。但當這一場運動隨著一群熱血青年的鮮血灑落於冰冷的地上而結束,民主成了忌諱,自由的種子更深深埋於泥土之下,不知何時才會重見天日。

誠然,這一場民主運動的聲音是被無情的坦克車和軍隊血腥鎮壓,但當中的歷史事實和人民的意志是不會被炮火和時間的沖刷而磨滅。二十八年過去,中共政府面對著以血清洗過的天安門還沒有承認屠城的事實,一個泱泱大國,竟沒有承擔歷史事實的勇氣。

緊抱學生運動精神 燃亮社會改變希望

二十八年前,學生面對一面高牆,但仍然無畏無懼,冀待著世上最後一隻白馬的出現。他們高舉著民主自由的旗幟,發動無限期罷課和絕食,聲討中共政權,爭取民主公義。他們隻身擋於坦克前,以生命換取模糊的信念,成就一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

二十八年後,這一道高牆,仍是不可跨越,面對著強權的壓迫,已經無人相信白馬的童話,反而相信追求童話的代價。香港人普遍生活富足,相比起挑戰強權、爭取民主自由,人往往都會選擇安穩的生活,因恐怕鬥爭的代價影響生活。雨傘運動,可謂一場公民覺醒運動,亦同時是一場學生主導的民主運動,仍見學生緊抱學運精神,願意賭上了自己的前途,冒著被捕的風險,進行一場大規模的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堅決反對人大八三一框架,捍衛民主、自由等核心價值。

相隔二十多年,兩場社會運動,可見的是學生鮮明的身影。學運精神,可能就是這一種敢於推動社會改變的勇氣。勇於面對強權、敢於挑戰權貴,就是學生能夠成為社會明燈的本錢。即使沉沒於浮沙中,憑這一份勇氣,可以在暗黑之中,成為光亮的一點;即使在強權下有一種無力感,憑學生運動的精神,可以支撐我們繼續走上爭取民主這一條崎嶇且漫長的路。的而且確,學運精神是需要承傳的,將這一點火苗影響每一個人,繼而聚集每一點星火,產生燎原大火,或許他朝有一日,可以乘騎著白馬,推倒高牆。

秉持信念抗戰廿載 尊重紀念內在價值

廿載寒暑,每年六月四日,時至今日,燭淚依然於香港各處落下,悼念當時的六四亡魂,活動看似形式,但實質是悼念一場悲劇、一道永不磨滅的歷史瘡疤。紀念六四,不必在於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可以是紀念一件與自身扣連的社會運動,可以是珍重生命、可以是尊重獻上生命追求民主的人。八九民運已經對於香港歷史或是價值上都有絕大的影響,對於香港人,這並不是單純一件發生於遠在北方、不關於香港人的歷史。長時間的抗爭,有人認為是消耗,但是有一種抗爭,叫「堅持」,堅持平反六四,堅持追究屠城責任,堅持追求民主自由價值。這一種堅持,正正可以感染身邊每一個人,教導我們實現小理想,需要勇氣;實現大理想,需要堅持。城內每一點的燭光,不單是反映對於悲劇的哀痛,更是一種對於當年六四死難者的信念的一種肯定,堅守他們一直堅持的信念。

彰顯社會工作價值 勇於挑戰社會不公

絕食書的一句「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道盡了當時人民和學生眼見不公義的呼喊和推動社會改變的決心。他們不畏強權、無懼鬥爭,踏上了一場震撼全國的民主運動。縱使二十八年過去,時間是不會沖淡歷史真相和當年民運人士的信念。社工學生有責任爭取社會公義、捍衛人權和促進社會發展。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定必繼續承傳學運精神,與更多人共同改變社會不公義狀況。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八日

【五一勞動節遊行立場書】

自零一年起,港珠澳大橋工程已造成勞工十死六百人受傷,反映政府為求趕工而妄顧工人的生命。究竟在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勞工的生命及勞動價值放在什麼位置上呢? 勞動節對勞工而言,固是一天好好休息的假日,但更值得深思的是,我們如何更有效保障打工仔女的勞動權益及守護勞動尊嚴。

訂立集體談判權 重設工人話語權

自回歸後凍結及廢除有關集體談判權的草案後,集體談判權及工會的力量就一蹶不振,爭取工人權益總面對有心無力的苦況,所謂的「力」,是指勞工集體議價的能力及要求資方改善勞方薪酬和福利的約束力。集體談判權,乃是工會力量的根基,亦是工人勞動權益的基石。擁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工會才能逼使資方與勞方談判及確保資方執行相關的協議,工人實際的勞動條件如職業安全及退休金保障才有望推動,確保勞動者能分享經濟的成果,守護勞動者的集體力量及勞動尊嚴。故本會強烈要求政府開展重新訂立集體談判權法例的討論,制定具體的時間表落實集體談判權,完善勞動三權,增強工人的話語權,進一步保障勞工權益。

訂立標準工時 設定生活工資

本年一月中,花費三年時間研究的《標準工時委員會報告》出爐,報告卻對超時工作補水金額及法定工時標準隻字不提,而報告也被指漠視勞方的意見,未能了解勞工真正的苦況及回應勞工團體的訴求。標準工時的討論已趨向成熟,故本會要求政府實施標準工時,爭取勞工每週工作四十四小時,積極參考其他城市推行標準工時的經驗,讓打工仔女找回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並實行一點五倍超時補償工資的政策,讓勞工取得他們應得的酬勞。西方國家如英國及美國亦掀倡設立生活工資,能提供合理生活水平的工資,鼓勵大機構及政府採用生活工資而非最低工資,提升勞工的生活素質。故本會提議政府參考英美計算生活工資的方法,訂立及於政府部門採用生活工資,為企業提供經濟誘因而採用生活工資,捍衛勞動尊嚴。
國際勞工組織率先提出尊嚴勞動,希望所有人都有機會透過工作賺取收入,且工作權利能受到保障、並獲得足夠的報酬。世界不同地區如台灣及英美都通過工會的力量為勞工爭取尊嚴勞動。反觀香港,零散工保障不足、勞工假未劃一放十七日假期及勞工退休生活無保障。

回歸二十年,我們堅持在五一勞動節「行禮如儀」地遊行示威,以爭取集體談判權及標準工時。作為社工學生,我們相信集體的力量可以帶來改變,亦相信堅持才能看見希望。同時,延續社工重視點滴效應,我們相信每次的社會參與像微不足道的點滴一樣,逐漸成為推動社會改變的浪潮。共勉之。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

「勞動尊嚴。回歸抗戰二十年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

日期:5月1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2點
集合地點:維園足球場

是次遊行之主辦單位為香港職工會聯盟。會員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絡外務副會長何俊昌(67634254)或外務秘書黃晴(68750681)

18221988_1031743083623553_4994572656257202760_n
photoed by: lipanpan_photography

 

【橫洲刊憲前遊行 立場書】

土地供應與公共政策向來是密不可分。自二零一五年,橫洲報告越揭越黑,摸底風波鬧得全城沸騰。十月三十日,港府在未有諮詢橫洲綠化帶居民下發文逼遷,三村(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的村民受到影響。十一月,奧雅納(ARUP)被揭發同時出任房委會及新世界在橫洲的工程顧問。同月發展局證實,ARUP涉挪用政府內部數據技術報告竟全無統計受影響人口,只概括提及元朗區公營房屋的需求、可能牽涉的收地問題 ; 但對現有居民所受影響隻字不提,反而受影響的棕土作業卻有詳細資料,反映政府一開始已經忽略考慮綠化帶內受影響居民的數字及處境。再加本月初,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議員被當局安排「高空落區」,可見政府在規劃土地上絲毫沒有考慮居民意願。同月十八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124億元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撥款,這次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逃不過綑綁撥款的命運。同日,地政處職員馬上進入橫洲三村滋擾村民,要求村民進行凍結登記。有村民拍攝到,地政處職員在沒有住戶授權下擅闖民居,有門鎖無故損毀。橫洲村民在這幾星期內飽受的是膽顫心驚,家園被政府視如附屬品,隨時被摧毀。

同月三十一日,首次的「民間諮詢會」在財委會通過後發生,其中亦未見港府有真正「還土地於民」的決心,如未正面回應為何整場土地規劃欠缺程序公義。本會強烈要求港府正視計劃,釐清當中所謂趕急提供公共房屋單位的假象。同時務必擱置收地等倉率的安排,停止任何妨擾村民的行動,且重審橫洲的規劃,加強與各持分者討論過程的透明度,維持土地使用公平性,還土地於民,一同商討如何運用土地的願景的可能性。

本會現呼籲社工同學一同出席週一行動,重奪本港土地運用的正當性,横洲事件見證著港人家園的脆弱。「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瓦上霜」的想法並不理智,港人務必認清土地本質上非資源是不爭的事實,淡漠的心態延續種種不公義在這遍土地上擴散。

日期:2017年4月17日(一)
時間:15:00~17:00
集合地點(起步):中環遮打花園
終點:冠君大廈(舊花旗銀行大廈)
聯絡:會長 李裕茂 51336519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

18010409_1022706881193840_9221608856926673712_n

【回應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結果】

在小圈子選舉制度的護航下,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成為第五屆香港特首,反映特首選舉仍受中共干涉,未能有效顯示民意,亦暴露了小圈子制度的不公義,香港人仍無法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真普選及自由民主的訴求仍遙遙無期。本會對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結果感到極度遺憾,並重申林鄭月娥由小圈子制度產生,缺乏民意授權及認可的事實。

是次特首選舉於社會上掀起「原則派」及「策略派」的爭論,特首選委及香港市民對投白票或投票予民望最高的候選人各有立場及看法﹔前者著重以白票形式突顯小圈子選舉制度的不公義,而後者則以主流民意為首要考慮。意見的兩極化引起公民社會內的謾罵及分裂,相向的惡言、指責耗費公民社會的內聚力,對爭取真普選及自由民主實百害而無一利。故此,本會希望爭取香港真普選的朋友放下成見及收窄分歧,重新聚集公民社會的力量,推翻不公義的小圈子制度,莫忘我們爭取真普選的初心。

「落紅不是無情物 化作春泥更護花」
今天,我們無法推翻小圈子選舉的結果,無法一人一票選特首。
但我們希望抗爭不認命的精神,成為民主道路的泥土,滋潤著爭取真普選朋友的心靈及香港的土地,共勉之。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17553846_1009036925894169_3323927709374811461_n.jpg

【回應社福機構高層收取大量津貼事件】

早前,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公布獲社署整筆撥款資助的社福機構內層人員薪酬趨勢的調查,發現14/15年度60間公開高層薪酬報告的社福機構中,有四分一機構的高層人員,曾獲發共600萬港元的大額現金津貼﹔另外有十五間機構向最高層發放4萬至41萬多元的現金津貼。

一方面,此調查揭露社福機構的薪級表及職級缺乏劃一的標準及監管,以致機構可利用整筆過撥款制度下的漏洞,自行安排撥款的用途,無法保障前線同工的薪金及服務使用者的服務質素﹔更有機構高層肥上瘦下、濫用政府公帑的隱憂。因此,本會要求社署檢討整筆撥款資助制度及受資助的機構的高級行政人員職級和薪酬,規定社福機構員工薪酬開支不能優於政府同等職級公務員的薪酬開支,以確保機構妥善運用撥款,保障同工及服務使用者的利益。

另一方面,是次調查只披露約四成社福機構的高層薪酬報告,反映社署指引存有漏洞。在現時指引下,社署容許98間獲資助、營運收入每年低於1000萬港元或資助額佔總收入少於一半的機構,豁免披露高層酬金報告,當中涉及公帑達28億港元。此指引使公眾及民間機構無法監察社福機構的薪酬水平及公帑運用的情況。雖然社署曾承諾將有關報告上載至政府網站,卻只聞樓梯響。

故此,本會要求社署修改指引,並承諾公佈164間受整筆過撥款資助的社福機構的高層薪酬報告,增加社福機構運用公帑的透明度。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17361575_1001099616687900_4233261514910633898_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