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地兩檢 立會廢權集會立場書】

35151434_1293707147427144_8005323284553924608_n

割地自閹 引共入關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於立法會恢復二讀,主席梁君彥亦已公布審議安排,計劃於6月14日完成審議。香港政府按計劃會將四分一個高鐵西九龍總站租予內地劃作「內地口岸區」,當中列車車廂亦屬租界範圍。

當局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及本地立法,將相關西九龍位置從法律上剔出香港範圍,全面實行內地全國法律,連《基本法》條文也不適用於該範圍內。此舉無疑自閹讓地,拱手將香港土地送給大陸。而多次為割地方案解畫護航的袁國強前司長、鄭若驊司長、陳帆局長、葉劉淑儀議員以及多次剪布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又與賣國賊「吳三桂」何別之有?引共入關,賣港求榮!

違憲硬推 視法無物

《基本法》第十八條:只有國防,外交及「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才能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於香港實施;
《基本法》第十九條:香港享有司法獨立權,及對特區內所有案件的審判權。

一地兩檢在港劃地實行全國性法律,完全違反基本法,更是邏輯上說不通。政府辯解十八條「並非所有人一般性適用」,但其方案實施,正是影響每個香港人的權利,難道港府未把港人放在眼內?另外,此舉劃地,更是剝削香港的司法獨立,限制香港法院在該區的司法權力。

木馬屠城 港人自危

在港內割地讓共執行中國習帝式「法律」,可聯想到的只有心寒、恐怖。名正言順讓公安、城管入港捍衛他們所講的「法律和人權」,但誰理解他們對「法律和人權」的定義?港人對中國的「法制」完全無法信任,人治治國,共產黨一直視法制如箝制人民的手段,「銅鑼灣書店」事件仍歷歷在目,終究西九又會否出現「洗頭門」令更多香港人「被回大陸」,天曉得。

泱泱大國,但連保障人權的國際公約亦未曾實施。《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港得到保障,但在內地管轄區卻蕩然無存。一層之隔,天堂與地獄。此割地之舉,與其話與大國連結,不如說吞併更為貼切。

忍一時得寸進尺 退一步變本加厲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違憲更危害港人,「示範了人大常委如何將其決定強行在香港實施,如何凌駕三權分立及衝擊一國兩制」。

其實一地兩檢這個例子,從來不止程序問題,也不止基建超支問題,而是司法獨立的崩解,意味著一整套政治問題與法治基建,已從中國越過邊界,來到西九;那種對攬權而放法治範、本末倒置的思路,已從共產黨的大腦,播種到我們的司局長,以至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

「法律提供保護以對抗專斷,它給人們以一種安全感和可靠感,並使人們不致在未來處於不祥的黑暗之中」。眼見恐怖政權一步步吞併香港,扭曲基本法,港人更不應該坐以待斃,任由專制打壓,以免在不夠的將來形成無可挽回的悲劇。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社工學生六四聯合聲明】

立場書poster

承傳學運精神 緊守香港民主

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定性天安門廣場抗爭的學生及群眾為暴徒。當初,一群對民主、對公義有熱切訴求的莘莘學子,本著無私的精神,把散落於各處的凌散星火凝聚,向貪腐、不公義的強權發出以死相搏的吶喊。然而,學生的訴求不但得不到當權者的正視,追求民主的運動更被定性為「暴亂」,被中共政權以武力鎮壓。當日所失,不僅是數以千計的未來社會棟樑,更是民眾爭取民主的自由夢。

作為當權者,中共強權把武力鎮壓「合理化」,篡改教科書、限制新聞發佈、逼害天安門母親,以各種粗暴手段,逃避六四屠城責任。泱泱大國,既無勇氣承認責任,更否定學生為民主而犧牲的無私付出及努力,徹徹底底將民主運動的理念及價值長埋黃土。

永續燎原之火 秉承學運精神

二十九年前,雞蛋面對高牆。學生以死的氣魄,舞動民主的旗幟。罷課集會、絕食抗議,他們從不為一己私利。孤身擋下子彈,隻影攔阻坦克,用生命換取一次自由的機會,亦用生命在民主的道路上遺下一縫不可磨滅的血隙。

二十九年後,雞蛋依舊,高牆仍在。學生賭上自己的前途,無畏無懼走上街頭。我們不為一己私利,以身軀,用雨傘,嘗試撼動威權的統治,進行一場空前的公民抗命。七十九夜,就是本着一份勇氣,一份堅持,執着同一份學運精神,在陰霾夜暗的金鐘,亮起香港民主的希望。

相距廿載光景,兩場反抗的運動,兩群社會的初生之犢,為着民主,為着自由,無懼如狼似虎的政府。學運精神,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承擔。我們勇敢面對黑暗,希望為社會帶來改變的契機;我們背負香港前途,只為民主自由降臨香港這片土地。當日金鐘夜裏的手機星火,縱無力燎原,但仍從未熄滅,或許他朝一日,一群新生之犢,可以燃起更大的燎原星火,推倒高牆。

抱緊社工價值 濁世繼續警世

廿玖年華,每載六四。點點燭光,串串淚水。當年一群莘莘學子為民主、為自由,以弱小的身軀抵擋槍林彈雨,無懼強權打壓,表達對民主信念的執着。他們成就了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而這份對民主追求的堅持不會因事過境遷二十載而被磨滅。正如魯迅先生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在這個充滿壓迫的時代,作為社工學生更有責任捍衛社會公義,堅守對追求人權、民主及公義的執著,從而推動香港社會的改變。

更甚者,廿九年前的槍鳴,喚醒了香港人對民主的意識,推進了香港的民主進程。年過廿九,本土思潮的出現引起年輕一代對愛國情懷的抗拒,亦重新反思中國與香港的關係。香港民主的開始,現成了「鄰國事務」,在本土思潮蔓延的同時,也應思源「六四」與香港的關係。

作為香港民主的啟蒙,當年中國學生對民主的堅毅打動了遠在香港的市民,促成了一個一百五十萬人大遊行,聲援遠在北京的學生。社會各界人士,乃至演藝界亦加入聲援,民主的歌聲一時遍佈香港土地。原本安於逸樂的香港人亦因八九民運的堅持,對六四事件的驚愕而開始思考民主的重要,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亦始於這時。

事過境遷,香港年輕一代對「六四」的冷淡已是不爭的事實。放眼香港未來的民主發展固然是理所當然的著墨之處,但討論香港民主前程時,縱不情願,卻無法不提及「中共」的打壓。相對上一代人,「六四」的意義不僅是「啟迪」,更是「警惕」。在「中共」打壓愈見嚴峻的時代,「六四」對善忘的香港人就是一個警醒,警醒「中共」的殘暴,警醒「中共」的暴政,警醒香港人對「中共」的防範。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定必延續學運精神,歇筋反抗不義,並推動更多人共同改變社會不公。

聯署團體(排名按筆畫序):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社會科學院聯會 社凝 Sochesion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會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會 Pillar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社會工作學會 EMCHANGE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社會工作學系系會幹事會 Act-Co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應用社會科學學科聯會 凝燃 Heliopolis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應用社會科學系會幹事會 薈理 Meta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 Sollinear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社會工作系會 Justice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工作系系會幹事會 曜螢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五一.jpg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香港一直被喻為一個經濟繁榮、發達的國際大都會。然而,繁華的背後,一群勞工默默為社會付出,卻得不到應有權益和保障。

恢復集體談判權 重奪工人話語權
九七回歸後,《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被臨時立法會凍結,繼而廢除。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工會的認受性則受到打擊,為工人爭取權益的議價能力大大降低。工會原則上仍然可以代表員工與僱主或商會進行集體談判,然而現實上這種談判有很大局限。例如,僱主或商會一般不願意承認工會的代表性,拒絕談判,遑論訂立集體協議。其次,沒有集體談判權,工人權益難以得到保障。由於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法例,勞資雙方所訂下的協議是不能被法律保障,資方不受協議的約束,無法確保資方必定會與勞方展開談判後改善其待遇。儘管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已簽署國際勞工組織的「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公約;可是,特區政府並沒有在臨時立法會廢法後去為勞工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環境。集體談判權的失落,打工仔女面對僱主、商家的壓榨,只會任人魚肉。

立法標準工時
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長工時的地區,不少僱員除了忍受長工時的煎熬外,有的還要超時工作,工人淪為工作機器。去年,政府的標準工時委員會發表報告,表明只會推行「合約工時」,否決推行標準工時。不少勞工團體對標準工時立場清晰、而且社會討論亦相當成熟,然而政府一直以「拖字訣」的方式來應對勞動者的訴求,完全漠視社會需要工作與生活的合理平衡。

取消工人外判制度 保障工人應有權利
香港政府自2001年開始已要求政府服務合約承辦商(外判商)必須向工人支付某個合理水平的薪金,確保外判工人得到合理保障。然而,外判制度顯然沒有保障工人的權益,反倒剝削工人應有的福利。

香港有不少工作,例如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街道清潔工人,大廈保安,甚至是校園內的校工,公司/學校為了節省成本,便把聘請工作推給外判公司。外判的機制是以價低者得,普遍外判工人都受到低工資、低福利等不合理待遇。政府美其名是節省成本,實際是推卸僱主責任,剝削低下階層權益。有公司為了在繁忙時段增加服務供應,外判公司會聘請兼職員工,削減固定員工的比例,令員工失去工作機會。更甚,外判公司以低工資招聘工人及削減工人福利,例如醫療保障、假期、薪金等,嚴重損害工人應有的權益。國際貨櫃碼頭外判工人遭長期剝削,發起大罷工要求加薪、改善工作環境及待遇。海麗邨清潔工友為追討應得的遣散費罷工十日,揭示了民順及香港工商等外判公司對低技術工人的欺壓。種種罷工,追討的不只是眼前的拖欠,而是自身應有的權益。

另外,政府作為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及監察者,未能有效監管私人機構的外判制度,導致大量工人受到剝削,政府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多勞少得,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對待,僱主為了盈利,不斷剝削工人。工人因為工作而受傷,希望能夠申請工傷賠償,但外判公司和僱主互相推塘,推卸責任,不斷拖延,甚至不願賠償。但政府作為商家與工人間重要的角色卻不予理會,實在令人失望。

工人為僱主打工,為公司服務,但他們不只是一個生意工具,用完即棄。政府應檢示現行外判制度,取消和制定一套能夠保障工人、僱主利益的制度,讓雙方得到保障,而不是從弱勢獲利。

五一勞動節,本來希望透過這一天讓工作者有休息的時間,並且喚醒公眾對勞工權益的重視,向政府提出各項訴求,保障勞工權益。然而,眼見香港對勞工權益的訴求遞增,由標準工時,全民退保,到集體談判權,每年遊行如是,但政府沒有加以理會,只當作普通遊行。我們盼望訴求能夠得以跟進,讓勞工得到應該公平的對待。勞工是人,不是被剝削的對象。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

【要求香港城市大學撤回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

 

City BASW.jpg【要求香港城市大學撤回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

近日香港城市大學決定於下年度開始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不少該課程的現讀學生、校友,以及社福界同工和社會人士都對於該事件表示關注及遺憾。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下稱本會)作為社工學生之主要團體,亦同樣對事件表示關注,以下為本會之訴求:

1. 要求校方正面回應,一盡教育者之責
課程停辦由此至終都是校方內部之決定,但校方卻為此砌詞,回應社工註冊局2015 年審批相關課程時,只批核課程開辦至 2017/18 年度作論據。誘導大眾認為是基於社工註冊局的學歷認可審批問題而不能續辦課程,企圖混淆視聽。作為教育者,理應以身作則,承擔責任,正面回應大眾之提問,不要逃避。

2. 要求校方撤回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之決定
現時社會工作學士兼讀制課程只餘下城市大學和明愛專上學院開辦,每年提供的學額共為 115 個。如果香港城市大學停辦相關的學位課程,2018/19 年度的學額將會由115個減少至55個。兼讀課程為現今高等文憑或副學士畢業之在職人士的理想進修途徑,但是每年各大專院校共有約500多位的高等文憑或副學士畢業生,每年55個學額根本未能回應需求,香港城市大學的決定無疑是摧毀了一眾莘莘學子的升學階梯,有違香港城市大學「敬業樂群」之辦學宗旨。

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對於社工學生、在職同工和社福業界都十分重要,而且此課程多年以來培訓了很多社工,提供了一個進修渠道給學生與畢業生,裝備他們面對複雜的社會問題,提高社工的服務質素。故香港城市大學理應履行對社工教育的社會責任,撤回停辦兼讀制自資社工銜接學位課程之決定。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

【守護香港元旦大遊行立場書】

元旦歲末將至,新一年即將到臨,回顧2017年,看似平安過渡,但實質香港正面臨禮崩樂壞的情況,暴政的爪牙慢慢地張開,令香港各方面都面臨嚴峻考驗。由橫洲及新界東北被暴力收地、強推一地兩檢、拘捕政治犯、粗暴取消議員資格、建制派企圖修改《議事規則》等可見苛政橫行,對於市民的聲音更毫不忌憚,肆意將其旨意強加於香港市民的頭上,把一小攝社會既得利益者的快樂,建築於多數小市民的痛苦上。

在這一年,香港市民的生活不單沒有改善,反而財團的壓榨、制度的剝削更使貧苦大眾的生活百上加斤。2004年,政府將房委會資產賤賣予領匯,其高昂的租金逼走不少的小商戶,更使百物騰貴;2017年,領展更分拆出售其下物業,料租金更將會上調,無疑令市民生活負上重擔。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國泰勞資加薪談判等事件可見集體談判權的重要性,然而廢除集體談判權至今已二十年,政府仍無力令市民在資本家手中得到保障,使作為工人的勞苦百姓受到資本家的欺壓仍然只能忍氣吞聲。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至今近廿載,政府仍無意予以實行保障市民的退休生活,實令人大叫失望。

2018年,為新的一年,理應有新的希望、新的開始。因此,本會希望政府在新一年能夠改善民生,使市民的生活能於財團的壓榨中得到保障,令市民得到安穩的生活,消除社會的不公。然而,權貴磨刀霍霍,市民的生活豈有改善的空間?香港社會豈有平等存在?香港豈有未來可言?因此,本會亦於新一年繼續向權貴宣戰,以眾多的小小微光,驅走赤色巨獸的陰霾,照亮香港的前程。本會亦願化作一聲春雷,驚醒夢中人,使他們不再沉默,一同向權貴發出最大的咆哮,一顯人民的力量。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