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再不捍衛 自由終必拆毀 — 社福界反對理大打壓言論自由聲明】

43308902_1406430889488102_434151335982530560_o.jpg

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社福界的朋友、組織加入聯署,聲援理工大學正在為言論自由抗爭的同學。

聯絡:外務副會長 Panda (6486 2018)
聯署連結:https://goo.gl/forms/pKyiqg9dhpiVr4vt2

聯署內容:

【民主再不捍衛 自由終必拆毀—社福界反對理大打壓言論自由聲明】
香港理工大學(下稱理大)學生會早前為紀念雨傘運動四載,將半塊民主牆改為「連儂牆」,供同學表達對政權不滿和對民主的渴求,及後接獲校方通知指民主牆涉及政治敏感內容,要求恢復民主牆守則,否則會收回民主牆管理權,後來校方更以紅紙遮蓋被改為「連儂牆」的部份,更貼上不合理的備註,剝奪學生會就民主牆的管理權。學生會要求校方作出公開交代和出席公開論壇卻一直遭到拒絕,十月五日,學生會會長及評議會主席宣佈開始無限期絕食,要求校方回應。

作為一所院校,學生是永遠最大的持份者,應以學生為依歸,但就理大校方對此次民主牆事件的表現,用「絕情」二字絕不為過。其不但拒絕與學生正面溝通,任由兩位同學繼續絕食,視學生如無物,並於資訊日安排攤檔在兩位同學留守地點附近派發小食,場面極為諷刺。校方更保護反港獨團體到場挑釁,挖苦手無寸鐡的學生。更甚,校方更於晚上學生發出通知,要求學生離開,並聲稱保留追究權利,其手段卑劣至極,枉為人師。作為一所大專院校,理應是一個捍衛學術自由及尊重不同立場的表表者,學校場所本應就讓學生有自由探索的空間,了解到知識及討論的可貴之處。但理工大學卻反其道而行,不僅沒有尊重學術自由這核心價值,更出手制止學生講述自己觀點的機會。敢問理大校方對得起貴校校訓「開物成務,勵學利民」嗎?能否讓學生成為「敏於思辨、善於溝通、富於創見、精於解難,且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的世界公民」嗎?

自由本為我們與身俱來的權利,從來我們都不應該需要去爭取,甚至哀求,然而一所高等學府竟選擇扼殺學生在校園自由討論的權利,歪理連篇,製造白色恐怖。而背後原因可謂司馬昭之心,單單因為討論議題涉及政治敏感話題,就牽動了理大高層的紅線,甘願犧牲創校而來一直秉持的學術精神,成為政府思想箝制的工具。試問一所摒棄自己核心價值、見風使舵的大學,又如何能夠以理服人、教育學生成為一個忠於自己堅守初衷的社會棟樑?

理大此次舉動並非新鮮事,一年前校方肆意拆除民主牆上「香港獨立」大字報,及後更在民主牆後方安裝閉路電視,監視學生在民主牆的一舉一動。而在過往數年不論在理大、港大、中大、浸大、嶺大等等院校均出現打壓學生、禁絕學術自由事件。由港獨言論開始,到紀念雨傘革命,校方一次又一次踐踏學生的言論自由,若此次讓步,紅線只會繼續收緊,打壓只會日益猖狂。若繼續各家自掃門前雪,今天是理工大學的學生被噤聲,他日就會是各大院校的言論自由被剝奪,在不久將來甚至整個香港也會噤若寒蟬。高壓統治早已在我們身邊張牙舞爪,若我們今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他日,我們也許連說話的機會也被奪去。

理大校訓為「開物成務,勵學利民」,意為啟發學生思維,望將學生培育為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的公民,如今卻一再打壓學生的言論及學術自由。這是一所大學應有的姿態和所謂的教育嗎?我等強烈要求理大校方承認理大學生會對民主牆的管理權,並承諾不再干預和侵犯學生的自治權,否則,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社福界誓必捍衛屬於學生,以至人民的基本權利!

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

發起團體: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聯署人/ 團體陸續更新:
–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社會工作學系系會2018-2019年度幹事會Act-Co
–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第二十五屆應用社會科學系會幹事會 薈理Meta
– 第十四屆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社會科學院聯會 社凝Sochesion
–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
–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 第十三屆社會工作系會 JUCTICE
– 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度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工作系系會幹事會 曜螢
–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第三十屆應用社會科學學科聯會幹事會 凝燃
–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會 Pillar
–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第四屆社會工作學會Emchange
–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 社工復興運動
–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 工學同行
– 馮君安將軍澳社區服務處
– 淘大連線
– 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舊生會
– Stem教育人員協會
– 思言行
– 香港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
– 香港一八憲章
– 蒞地基督徒
– 民福陣綫
– 明愛關社
Chow Kit yee
關正林
顏雪鈃
Ting Wai Fong
鄭伊濤
Sha cheuk ying
唐嘉敏
Vincent kwan
梁詠欣
Yeung Chung Yin
陳海傑
劉彥汶
黃瑋鈿
Hinson pang
Sonia Lee
黃晴
潘子彤
高凱晴
温凱婷
Stephanie Chan
HUNG Cham Kwan
Leung Siu Lung
lai wing lok
鄭曉瑩
馮浩泉
蕭美楠
張曉彤
CHAN YI CHING
Ian Leung
曾秀玲
Kwan Ka Chung
Li Ki Sum
Ho Yu Ying
梁雪詠
呂卓僖
TONG HO MAN
黃孝濂
周美芝
溫浚彥
Kris Li
何俊昌
鍾浩榮
Lee Ka Hang
Nancy Chan
周詠琳
TAM WAI YIP
陳嘉敏
劉振嵐
林俊麒
黃曉楓
Jenny Hong
李思詠
Hui Ngai Chun
Tse Yung Yan
何敏熙
曾鈺㼆
鄭曉汶 Yumi
wong tsz kit
鄭昱芳
Cheung yan ning
甄俊超
wong chau kuk
劉紀林
楊佩艮
吳泓鋒
陳慧晴
Alexis Lam
Gig Lun
林俊璟
陳蒨萍
Chan ting Shan
Matt Ho
Yu Cheuk Lam
朱建明
Cheung sze yin
曾冠榮
Fiona Sze
Sherry Pun
鄭曼軒
鍾宛你
周鎧淇
Alex Chiu
賴仁彪
Betty Lee
Fok Ling Fung
吳叡鳴
呂芷瑩
Jason Cho
張卓峰
So Tan Laam
Raymond Chan
杜倩怡
Choi Hoi Lam
Daniel Lui
Ng Sai Ping
郭文浩
洪海峰
梁漫潤
Lee Man Ching
陳穎晞
Cheung Chin Kiu
Cheung Wai Yan
Ho Wing Yan
Mak chun sing
Lam Kwun Ling
Sonia
Summer Yeung
黃愛蓮
Promil Huang
Chan Po Yi
Kathy Wong
李仲明
李珈儀
chong yim ping
Wong Wing Lok
Chan Tsz wai
何汝琳
蘇崇天
陳健雄 Charles CHAN
Lau Sze Man
So Ying Ng
Lee Chi Kwan
Lee Kar Chung
Amy Wong
Chow Kit Ching
Oscar
Chiu sung hon
彭在思
陳嘉佑
Christine Lau
梁文亮
黃學林
翁耀聲
Mandy WONG
呂智恆
潘卓懿
Harold Lau
林韻祈 Joanna
葉家俊
李汶駿
Rachel Lau
Ma Vivian Wing Hang
Wu Kin-sun
阿螞樂·卡督
Hoi Mei Leung
Ng Man Kwan
Ceci Cheung
Peter To
hong fu yeuk
Chan yin ping
Yu Simin

***聯署名單將不定時更新***

【拒絕危城:十一大遊行立場書】

42876456_1402085626589295_790011315149078528_n.jpg

國慶日?我們未想到一個原因值得我們慶祝,剩下的就只有恐懼、不安和不忿。

恐懼,在於香港人所珍重的本土文化被一一蠶食。2012年推翻了國民教育,政權卻不肯放過下一代,轉個方式務必要將香港染紅。政府逐步推行普教中,「魚丸子」、「色拉」、「加大力度」等等,這是我們熟悉的母語嗎?國歌本地立法如箭在弦,意圖以法律形式強逼香港人愛「國」,但這個國家有甚麼值得我們去愛?我們恐怕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人身分漸漸地被抺走,香港人成為過去,取以代之的就只有大灣區人。

不安,在於香港人所擁護的核心價值被粗暴剝奪。民主自由在港共政權底下幻化如泡影,議會再無法代表香港人的聲音。所有與政權對立的意見,政權都有辦法排斥,DQ,或是取締。DQ的不是一個議員,而是香港人的聲音;香港民族黨只是提出一個主張,就被高調命令取締;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民主牆被校方無理收回,民主牆上不得談論民主。中共政權不斷散播白色恐怖,「政權說你違法,你便是違法」。所有的不公,荒謬的人治,誓將香港人逼成寒蟬,當中共的棋子。

不忿,在於香港人的土地被無止境的侵略,我們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它們被割讓,卻無法用自己雙手捍衛自己的家。割地兩檢已經正式實行,香港人把自己的土地拱手相讓,中共政權一聲令下就將香港的地方變成內地口岸,內地人員可在香港境內執法。今天的西九龍站可以因一聲方便、一句命令就允許跨境執法,他朝的香港又是否可以因一句國家安全、一聲「阿爺指示」就將「香港」變成「香港縣」?我們看著自己的地方被無理割走、自己奉行的法治被任意篡改,但即便我們的反對聲音有多大,這個制度仍被掌控著,人民的訴求根本不被尊重。不忿,不僅僅是對於現況的無力,更是對於有一批香港人跟隨中共殘害自己的人民,另一批卻對中共傷害視若無睹更大聲歌頌著祖國的美好,反倒我們這些深愛著這個地方的人想阻止悲劇的發生卻仍是徒勞無功。

我們之所以恐懼、不安、不忿,是因為我們深愛這個地方,深愛我們熟悉的香港。紅線繼續逼近香港人,這個地方逐漸被染紅,變得陌生。從前我們在溫水中仍能苟延殘存,但此刻水已煮滾,香港人的前途岌岌可危,恐怕今天不走出來,明天走不出來。本會希望各位香港人,不要習慣荒謬,記緊自己香港人的身分,記緊你所愛的城市本來的容貌,守護我城!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土地公義大遊行立場書】

42044384_1394379607359897_4592833628848783360_n.jpg

本會即將參與由聯合陣線舉辦的「土地公義大遊行」,詳情如下🔎
日期:9月23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修頓旁盧押道至政府總部

現附上立場書予各會員參考:
【土地公義大遊行立場書】
近年房屋問題一直困擾着香港人,上屆及現屆政府亦強調房屋問題為「重中之重」,承諾會為香港人的安居樂業努力。然而,現屆政府上任至今所推行政策卻不能一針見血解決問題,其誠意亦成疑。

假諮詢假辯論 視民意於無物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兩個月即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小組隨即展開長達五個月的公眾諮詢,發動「土地大辯論」,並以問卷進行諮詢。驟眼看,政府向市民表露善意,讓市民參與施政,但一如既往,實質也是一場騙局。政府派出如「點心紙」的假諮詢問卷,問卷上只有政府心屬的選項,官員又一直硬推填海造地、公私合營,為求「擺平」民意,虛偽至極。政府終以「大辯論」意見紛紜為由,一捶定音,讓其屬意選項跑出,再次將民意拒諸門外,只為達成官員的共識,所謂的公眾諮詢也只不過是一場戲碼。是次諮詢亦只談土地供應,避談土地公義,政府在土地規劃時一直偏幫財團,即使土地供應增加,也只是為官商勾結製造假象,未能惠及普遍市民,整場「土地大辯論」何不是一場「大龍鳳」?

增加公屋供應 完善社區設施
截至二零一八年六月,公屋輪候申請突破二十六萬宗,申請者平均輪候5.3年,即使相對上比較有需要的長者,也需輸候2.9年。香港樓價、租金飆升,連中產也無力負擔,對低收入家庭而言,公營房屋能大大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改善生活,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刻不容緩。同時,在新公屋社區增加社會福利配套,讓不同人士皆能安於區內,促進社區共融。在此強烈要求政府盡快增加公共房屋供應,以解決市民的住屋需要。

不要公私合營 不要官商勾結
政府打著「雙贏」、「減少財委會壓力」的旗號,大力提倡「公私合營」。同時以荒謬的說法誤導大眾,隱惡揚善。在「公私合營」模式下,政府只負責前期基建,如道路、供水系統及排污設施等。而往後長遠的土地規劃則拱手讓出予地產商。在這情況下,土地改劃與資助房屋的興建全是地產商的商業決定,而政府無從得知,亦無從入手。如地產商選擇改劃偏遠地區,政府亦只能唯唯諾諾,為地產商大興土木。同時,地產商以商業資料為由,拒絕公開土地契約、條款、補地價金額等,漠視公眾的疑慮和諮詢。更甚者,地產商支付的補地價金額亦無從得知,容易衍生官商勾結、貪污。

香港房屋問題錯縱複雜,要徹底解決問題不只單純的增加房屋供應、壓抑樓價,更要考慮到住屋環境、土地分配公義等因素。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公眾共同出席是次土地公義大遊行,爭取土地分配公義,從根本解決土地供應問題,一同為香港人的安居樂業打拼。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七一遊行立場書】

36087576_1307952156002643_4141006642722373632_n

二零一八年度,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再次被極權衝擊。人民的政治立場竟成為能否參與選舉的考慮因素;為公義,為民主拼搏的烈士竟被重囚;基本法由保障港人基本權利的憲法淪為當權者任意解讀及利用的工具,以法治之名掩飾人治之實。一次又一次壓迫,反映香港人一直珍而重之的價值日漸倒退,在極權的入侵及扭曲下不斷腐化。

政權無理打壓,價值化為烏有
一個政府,理應聽從民意,以人民授權作為根本履行其為本港居民謀福祉的責任。可笑的是,現屆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濫用權力壓制反對聲音而非尊重市民意願,重視人民權利。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六條,香港居民理應擁有選舉及被選舉權。香港民主的體現,正正是人民對多元聲音,不同政見存在的接納及包容。然而,2016年陳浩天參與立法會新界西地區選舉被選舉主任以不擁護《基本法》為由取消參選資格,以至本年年初周庭因表明與香港眾志的政治聯繫而被剝奪參選的權利,港共政府一次又一次把香港的民主搌壓,把核心價值徹底打進深淵,只是為向共產黨獻媚。及後,港共更以《公安條例》打壓梁天琦等異見者,均顯示異見者受打壓的問題日益嚴重。回歸中國二十逾年,中共政權一直在背後介入香港事務,多次的強硬釋法,多番歪扯的言論,令香港法治、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等核心價值日漸崩壞,以政治異見者的權益問題最為鮮明。當前局勢,莫談中共能信守承諾,還港人一個真普選,五十年不變,亦變成虛構的童話。

拒絕赤化侵略,向中共政權說不
香港自回歸後,中共不斷利用法律、教育的方法干預一國兩制的實行、箝制人民思想,赤化的情況越加嚴重。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日前於立法會被粗暴地通過,乃開啟史無前例的大門,讓香港境內地方不再屬於香港政府管轄範圍,內地執法人員及法院更能夠在本港地域執法,猶如「割地」。先例一開,往後便無法再防止同類協議發生,誰又能想到,現在的香港,在不久的未來亦只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亞灣區,是香港省。在共產黨的暴力入侵下,港府亦極力作出配合。國歌法的推行,企圖以法律控制人民的身份認同;教育局刪改歷史教科書,把沿用多年的字眼更改,嘗試從香港年輕一代推動愛國教育。然而,所有的舉動只會令港人更覺反感。君不見香港逐漸被赤色主義蒙蔽嗎?

重視本土權益 捍衛香港文化
回歸廿餘年,港府並未有盡力保存香港長久累積而成的文化特色,更默許「中港融合」的手段把本土特色沖淡。當下,香港只是一個飽受文化侵蝕、滿目蒼夷的地方。港府否定廣東話在港人心中的地位;戴耀廷教授的學術言論被港共政權抽秤;香港人所重視的民主、學術及言論自由、以至法治等核心價值,已被一步步剝奪。然則,香港仍有不少值得保留傳承的本土文化特色,廣東話、普世價值、比比皆是。

作為香港人,我們每位都身負堅守一直珍而重之的信念的責任。基本法賦予我們言論,思想及集會的自由,然而今日已有媒體發表七一遊行違法違憲的荒誕言論。倘若我們繼續坐以待斃,難保他朝我們會因為發表某些與政權對立的意見而被失蹤,被消失。在此,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公眾共同出席是次七一遊行,不要向專制屈服,更不要令自己重視的價值,栽送在自己手上。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割地兩檢 立會廢權集會立場書】

35151434_1293707147427144_8005323284553924608_n

割地自閹 引共入關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於立法會恢復二讀,主席梁君彥亦已公布審議安排,計劃於6月14日完成審議。香港政府按計劃會將四分一個高鐵西九龍總站租予內地劃作「內地口岸區」,當中列車車廂亦屬租界範圍。

當局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及本地立法,將相關西九龍位置從法律上剔出香港範圍,全面實行內地全國法律,連《基本法》條文也不適用於該範圍內。此舉無疑自閹讓地,拱手將香港土地送給大陸。而多次為割地方案解畫護航的袁國強前司長、鄭若驊司長、陳帆局長、葉劉淑儀議員以及多次剪布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又與賣國賊「吳三桂」何別之有?引共入關,賣港求榮!

違憲硬推 視法無物

《基本法》第十八條:只有國防,外交及「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才能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於香港實施;
《基本法》第十九條:香港享有司法獨立權,及對特區內所有案件的審判權。

一地兩檢在港劃地實行全國性法律,完全違反基本法,更是邏輯上說不通。政府辯解十八條「並非所有人一般性適用」,但其方案實施,正是影響每個香港人的權利,難道港府未把港人放在眼內?另外,此舉劃地,更是剝削香港的司法獨立,限制香港法院在該區的司法權力。

木馬屠城 港人自危

在港內割地讓共執行中國習帝式「法律」,可聯想到的只有心寒、恐怖。名正言順讓公安、城管入港捍衛他們所講的「法律和人權」,但誰理解他們對「法律和人權」的定義?港人對中國的「法制」完全無法信任,人治治國,共產黨一直視法制如箝制人民的手段,「銅鑼灣書店」事件仍歷歷在目,終究西九又會否出現「洗頭門」令更多香港人「被回大陸」,天曉得。

泱泱大國,但連保障人權的國際公約亦未曾實施。《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港得到保障,但在內地管轄區卻蕩然無存。一層之隔,天堂與地獄。此割地之舉,與其話與大國連結,不如說吞併更為貼切。

忍一時得寸進尺 退一步變本加厲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違憲更危害港人,「示範了人大常委如何將其決定強行在香港實施,如何凌駕三權分立及衝擊一國兩制」。

其實一地兩檢這個例子,從來不止程序問題,也不止基建超支問題,而是司法獨立的崩解,意味著一整套政治問題與法治基建,已從中國越過邊界,來到西九;那種對攬權而放法治範、本末倒置的思路,已從共產黨的大腦,播種到我們的司局長,以至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

「法律提供保護以對抗專斷,它給人們以一種安全感和可靠感,並使人們不致在未來處於不祥的黑暗之中」。眼見恐怖政權一步步吞併香港,扭曲基本法,港人更不應該坐以待斃,任由專制打壓,以免在不夠的將來形成無可挽回的悲劇。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