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公義大遊行立場書】

42044384_1394379607359897_4592833628848783360_n.jpg

本會即將參與由聯合陣線舉辦的「土地公義大遊行」,詳情如下🔎
日期:9月23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修頓旁盧押道至政府總部

現附上立場書予各會員參考:
【土地公義大遊行立場書】
近年房屋問題一直困擾着香港人,上屆及現屆政府亦強調房屋問題為「重中之重」,承諾會為香港人的安居樂業努力。然而,現屆政府上任至今所推行政策卻不能一針見血解決問題,其誠意亦成疑。

假諮詢假辯論 視民意於無物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兩個月即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小組隨即展開長達五個月的公眾諮詢,發動「土地大辯論」,並以問卷進行諮詢。驟眼看,政府向市民表露善意,讓市民參與施政,但一如既往,實質也是一場騙局。政府派出如「點心紙」的假諮詢問卷,問卷上只有政府心屬的選項,官員又一直硬推填海造地、公私合營,為求「擺平」民意,虛偽至極。政府終以「大辯論」意見紛紜為由,一捶定音,讓其屬意選項跑出,再次將民意拒諸門外,只為達成官員的共識,所謂的公眾諮詢也只不過是一場戲碼。是次諮詢亦只談土地供應,避談土地公義,政府在土地規劃時一直偏幫財團,即使土地供應增加,也只是為官商勾結製造假象,未能惠及普遍市民,整場「土地大辯論」何不是一場「大龍鳳」?

增加公屋供應 完善社區設施
截至二零一八年六月,公屋輪候申請突破二十六萬宗,申請者平均輪候5.3年,即使相對上比較有需要的長者,也需輸候2.9年。香港樓價、租金飆升,連中產也無力負擔,對低收入家庭而言,公營房屋能大大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改善生活,增加公營房屋供應刻不容緩。同時,在新公屋社區增加社會福利配套,讓不同人士皆能安於區內,促進社區共融。在此強烈要求政府盡快增加公共房屋供應,以解決市民的住屋需要。

不要公私合營 不要官商勾結
政府打著「雙贏」、「減少財委會壓力」的旗號,大力提倡「公私合營」。同時以荒謬的說法誤導大眾,隱惡揚善。在「公私合營」模式下,政府只負責前期基建,如道路、供水系統及排污設施等。而往後長遠的土地規劃則拱手讓出予地產商。在這情況下,土地改劃與資助房屋的興建全是地產商的商業決定,而政府無從得知,亦無從入手。如地產商選擇改劃偏遠地區,政府亦只能唯唯諾諾,為地產商大興土木。同時,地產商以商業資料為由,拒絕公開土地契約、條款、補地價金額等,漠視公眾的疑慮和諮詢。更甚者,地產商支付的補地價金額亦無從得知,容易衍生官商勾結、貪污。

香港房屋問題錯縱複雜,要徹底解決問題不只單純的增加房屋供應、壓抑樓價,更要考慮到住屋環境、土地分配公義等因素。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公眾共同出席是次土地公義大遊行,爭取土地分配公義,從根本解決土地供應問題,一同為香港人的安居樂業打拼。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七一遊行立場書】

36087576_1307952156002643_4141006642722373632_n

二零一八年度,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再次被極權衝擊。人民的政治立場竟成為能否參與選舉的考慮因素;為公義,為民主拼搏的烈士竟被重囚;基本法由保障港人基本權利的憲法淪為當權者任意解讀及利用的工具,以法治之名掩飾人治之實。一次又一次壓迫,反映香港人一直珍而重之的價值日漸倒退,在極權的入侵及扭曲下不斷腐化。

政權無理打壓,價值化為烏有
一個政府,理應聽從民意,以人民授權作為根本履行其為本港居民謀福祉的責任。可笑的是,現屆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濫用權力壓制反對聲音而非尊重市民意願,重視人民權利。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六條,香港居民理應擁有選舉及被選舉權。香港民主的體現,正正是人民對多元聲音,不同政見存在的接納及包容。然而,2016年陳浩天參與立法會新界西地區選舉被選舉主任以不擁護《基本法》為由取消參選資格,以至本年年初周庭因表明與香港眾志的政治聯繫而被剝奪參選的權利,港共政府一次又一次把香港的民主搌壓,把核心價值徹底打進深淵,只是為向共產黨獻媚。及後,港共更以《公安條例》打壓梁天琦等異見者,均顯示異見者受打壓的問題日益嚴重。回歸中國二十逾年,中共政權一直在背後介入香港事務,多次的強硬釋法,多番歪扯的言論,令香港法治、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等核心價值日漸崩壞,以政治異見者的權益問題最為鮮明。當前局勢,莫談中共能信守承諾,還港人一個真普選,五十年不變,亦變成虛構的童話。

拒絕赤化侵略,向中共政權說不
香港自回歸後,中共不斷利用法律、教育的方法干預一國兩制的實行、箝制人民思想,赤化的情況越加嚴重。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日前於立法會被粗暴地通過,乃開啟史無前例的大門,讓香港境內地方不再屬於香港政府管轄範圍,內地執法人員及法院更能夠在本港地域執法,猶如「割地」。先例一開,往後便無法再防止同類協議發生,誰又能想到,現在的香港,在不久的未來亦只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亞灣區,是香港省。在共產黨的暴力入侵下,港府亦極力作出配合。國歌法的推行,企圖以法律控制人民的身份認同;教育局刪改歷史教科書,把沿用多年的字眼更改,嘗試從香港年輕一代推動愛國教育。然而,所有的舉動只會令港人更覺反感。君不見香港逐漸被赤色主義蒙蔽嗎?

重視本土權益 捍衛香港文化
回歸廿餘年,港府並未有盡力保存香港長久累積而成的文化特色,更默許「中港融合」的手段把本土特色沖淡。當下,香港只是一個飽受文化侵蝕、滿目蒼夷的地方。港府否定廣東話在港人心中的地位;戴耀廷教授的學術言論被港共政權抽秤;香港人所重視的民主、學術及言論自由、以至法治等核心價值,已被一步步剝奪。然則,香港仍有不少值得保留傳承的本土文化特色,廣東話、普世價值、比比皆是。

作為香港人,我們每位都身負堅守一直珍而重之的信念的責任。基本法賦予我們言論,思想及集會的自由,然而今日已有媒體發表七一遊行違法違憲的荒誕言論。倘若我們繼續坐以待斃,難保他朝我們會因為發表某些與政權對立的意見而被失蹤,被消失。在此,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呼籲公眾共同出席是次七一遊行,不要向專制屈服,更不要令自己重視的價值,栽送在自己手上。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割地兩檢 立會廢權集會立場書】

35151434_1293707147427144_8005323284553924608_n

割地自閹 引共入關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於立法會恢復二讀,主席梁君彥亦已公布審議安排,計劃於6月14日完成審議。香港政府按計劃會將四分一個高鐵西九龍總站租予內地劃作「內地口岸區」,當中列車車廂亦屬租界範圍。

當局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及本地立法,將相關西九龍位置從法律上剔出香港範圍,全面實行內地全國法律,連《基本法》條文也不適用於該範圍內。此舉無疑自閹讓地,拱手將香港土地送給大陸。而多次為割地方案解畫護航的袁國強前司長、鄭若驊司長、陳帆局長、葉劉淑儀議員以及多次剪布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又與賣國賊「吳三桂」何別之有?引共入關,賣港求榮!

違憲硬推 視法無物

《基本法》第十八條:只有國防,外交及「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才能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於香港實施;
《基本法》第十九條:香港享有司法獨立權,及對特區內所有案件的審判權。

一地兩檢在港劃地實行全國性法律,完全違反基本法,更是邏輯上說不通。政府辯解十八條「並非所有人一般性適用」,但其方案實施,正是影響每個香港人的權利,難道港府未把港人放在眼內?另外,此舉劃地,更是剝削香港的司法獨立,限制香港法院在該區的司法權力。

木馬屠城 港人自危

在港內割地讓共執行中國習帝式「法律」,可聯想到的只有心寒、恐怖。名正言順讓公安、城管入港捍衛他們所講的「法律和人權」,但誰理解他們對「法律和人權」的定義?港人對中國的「法制」完全無法信任,人治治國,共產黨一直視法制如箝制人民的手段,「銅鑼灣書店」事件仍歷歷在目,終究西九又會否出現「洗頭門」令更多香港人「被回大陸」,天曉得。

泱泱大國,但連保障人權的國際公約亦未曾實施。《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港得到保障,但在內地管轄區卻蕩然無存。一層之隔,天堂與地獄。此割地之舉,與其話與大國連結,不如說吞併更為貼切。

忍一時得寸進尺 退一步變本加厲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違憲更危害港人,「示範了人大常委如何將其決定強行在香港實施,如何凌駕三權分立及衝擊一國兩制」。

其實一地兩檢這個例子,從來不止程序問題,也不止基建超支問題,而是司法獨立的崩解,意味著一整套政治問題與法治基建,已從中國越過邊界,來到西九;那種對攬權而放法治範、本末倒置的思路,已從共產黨的大腦,播種到我們的司局長,以至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

「法律提供保護以對抗專斷,它給人們以一種安全感和可靠感,並使人們不致在未來處於不祥的黑暗之中」。眼見恐怖政權一步步吞併香港,扭曲基本法,港人更不應該坐以待斃,任由專制打壓,以免在不夠的將來形成無可挽回的悲劇。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社工學生六四聯合聲明】

立場書poster

承傳學運精神 緊守香港民主

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定性天安門廣場抗爭的學生及群眾為暴徒。當初,一群對民主、對公義有熱切訴求的莘莘學子,本著無私的精神,把散落於各處的凌散星火凝聚,向貪腐、不公義的強權發出以死相搏的吶喊。然而,學生的訴求不但得不到當權者的正視,追求民主的運動更被定性為「暴亂」,被中共政權以武力鎮壓。當日所失,不僅是數以千計的未來社會棟樑,更是民眾爭取民主的自由夢。

作為當權者,中共強權把武力鎮壓「合理化」,篡改教科書、限制新聞發佈、逼害天安門母親,以各種粗暴手段,逃避六四屠城責任。泱泱大國,既無勇氣承認責任,更否定學生為民主而犧牲的無私付出及努力,徹徹底底將民主運動的理念及價值長埋黃土。

永續燎原之火 秉承學運精神

二十九年前,雞蛋面對高牆。學生以死的氣魄,舞動民主的旗幟。罷課集會、絕食抗議,他們從不為一己私利。孤身擋下子彈,隻影攔阻坦克,用生命換取一次自由的機會,亦用生命在民主的道路上遺下一縫不可磨滅的血隙。

二十九年後,雞蛋依舊,高牆仍在。學生賭上自己的前途,無畏無懼走上街頭。我們不為一己私利,以身軀,用雨傘,嘗試撼動威權的統治,進行一場空前的公民抗命。七十九夜,就是本着一份勇氣,一份堅持,執着同一份學運精神,在陰霾夜暗的金鐘,亮起香港民主的希望。

相距廿載光景,兩場反抗的運動,兩群社會的初生之犢,為着民主,為着自由,無懼如狼似虎的政府。學運精神,是一種勇氣,也是一種承擔。我們勇敢面對黑暗,希望為社會帶來改變的契機;我們背負香港前途,只為民主自由降臨香港這片土地。當日金鐘夜裏的手機星火,縱無力燎原,但仍從未熄滅,或許他朝一日,一群新生之犢,可以燃起更大的燎原星火,推倒高牆。

抱緊社工價值 濁世繼續警世

廿玖年華,每載六四。點點燭光,串串淚水。當年一群莘莘學子為民主、為自由,以弱小的身軀抵擋槍林彈雨,無懼強權打壓,表達對民主信念的執着。他們成就了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而這份對民主追求的堅持不會因事過境遷二十載而被磨滅。正如魯迅先生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在這個充滿壓迫的時代,作為社工學生更有責任捍衛社會公義,堅守對追求人權、民主及公義的執著,從而推動香港社會的改變。

更甚者,廿九年前的槍鳴,喚醒了香港人對民主的意識,推進了香港的民主進程。年過廿九,本土思潮的出現引起年輕一代對愛國情懷的抗拒,亦重新反思中國與香港的關係。香港民主的開始,現成了「鄰國事務」,在本土思潮蔓延的同時,也應思源「六四」與香港的關係。

作為香港民主的啟蒙,當年中國學生對民主的堅毅打動了遠在香港的市民,促成了一個一百五十萬人大遊行,聲援遠在北京的學生。社會各界人士,乃至演藝界亦加入聲援,民主的歌聲一時遍佈香港土地。原本安於逸樂的香港人亦因八九民運的堅持,對六四事件的驚愕而開始思考民主的重要,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亦始於這時。

事過境遷,香港年輕一代對「六四」的冷淡已是不爭的事實。放眼香港未來的民主發展固然是理所當然的著墨之處,但討論香港民主前程時,縱不情願,卻無法不提及「中共」的打壓。相對上一代人,「六四」的意義不僅是「啟迪」,更是「警惕」。在「中共」打壓愈見嚴峻的時代,「六四」對善忘的香港人就是一個警醒,警醒「中共」的殘暴,警醒「中共」的暴政,警醒香港人對「中共」的防範。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定必延續學運精神,歇筋反抗不義,並推動更多人共同改變社會不公。

聯署團體(排名按筆畫序):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社會科學院聯會 社凝 Sochesion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會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會 Pillar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社會工作學會 EMCHANGE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社會工作學系系會幹事會 Act-Co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應用社會科學學科聯會 凝燃 Heliopolis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應用社會科學系會幹事會 薈理 Meta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 Sollinear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社會工作系會 Justice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工作系系會幹事會 曜螢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五一.jpg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香港一直被喻為一個經濟繁榮、發達的國際大都會。然而,繁華的背後,一群勞工默默為社會付出,卻得不到應有權益和保障。

恢復集體談判權 重奪工人話語權
九七回歸後,《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被臨時立法會凍結,繼而廢除。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工會的認受性則受到打擊,為工人爭取權益的議價能力大大降低。工會原則上仍然可以代表員工與僱主或商會進行集體談判,然而現實上這種談判有很大局限。例如,僱主或商會一般不願意承認工會的代表性,拒絕談判,遑論訂立集體協議。其次,沒有集體談判權,工人權益難以得到保障。由於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法例,勞資雙方所訂下的協議是不能被法律保障,資方不受協議的約束,無法確保資方必定會與勞方展開談判後改善其待遇。儘管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已簽署國際勞工組織的「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公約;可是,特區政府並沒有在臨時立法會廢法後去為勞工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環境。集體談判權的失落,打工仔女面對僱主、商家的壓榨,只會任人魚肉。

立法標準工時
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長工時的地區,不少僱員除了忍受長工時的煎熬外,有的還要超時工作,工人淪為工作機器。去年,政府的標準工時委員會發表報告,表明只會推行「合約工時」,否決推行標準工時。不少勞工團體對標準工時立場清晰、而且社會討論亦相當成熟,然而政府一直以「拖字訣」的方式來應對勞動者的訴求,完全漠視社會需要工作與生活的合理平衡。

取消工人外判制度 保障工人應有權利
香港政府自2001年開始已要求政府服務合約承辦商(外判商)必須向工人支付某個合理水平的薪金,確保外判工人得到合理保障。然而,外判制度顯然沒有保障工人的權益,反倒剝削工人應有的福利。

香港有不少工作,例如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街道清潔工人,大廈保安,甚至是校園內的校工,公司/學校為了節省成本,便把聘請工作推給外判公司。外判的機制是以價低者得,普遍外判工人都受到低工資、低福利等不合理待遇。政府美其名是節省成本,實際是推卸僱主責任,剝削低下階層權益。有公司為了在繁忙時段增加服務供應,外判公司會聘請兼職員工,削減固定員工的比例,令員工失去工作機會。更甚,外判公司以低工資招聘工人及削減工人福利,例如醫療保障、假期、薪金等,嚴重損害工人應有的權益。國際貨櫃碼頭外判工人遭長期剝削,發起大罷工要求加薪、改善工作環境及待遇。海麗邨清潔工友為追討應得的遣散費罷工十日,揭示了民順及香港工商等外判公司對低技術工人的欺壓。種種罷工,追討的不只是眼前的拖欠,而是自身應有的權益。

另外,政府作為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及監察者,未能有效監管私人機構的外判制度,導致大量工人受到剝削,政府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多勞少得,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對待,僱主為了盈利,不斷剝削工人。工人因為工作而受傷,希望能夠申請工傷賠償,但外判公司和僱主互相推塘,推卸責任,不斷拖延,甚至不願賠償。但政府作為商家與工人間重要的角色卻不予理會,實在令人失望。

工人為僱主打工,為公司服務,但他們不只是一個生意工具,用完即棄。政府應檢示現行外判制度,取消和制定一套能夠保障工人、僱主利益的制度,讓雙方得到保障,而不是從弱勢獲利。

五一勞動節,本來希望透過這一天讓工作者有休息的時間,並且喚醒公眾對勞工權益的重視,向政府提出各項訴求,保障勞工權益。然而,眼見香港對勞工權益的訴求遞增,由標準工時,全民退保,到集體談判權,每年遊行如是,但政府沒有加以理會,只當作普通遊行。我們盼望訴求能夠得以跟進,讓勞工得到應該公平的對待。勞工是人,不是被剝削的對象。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