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聯署《關懷貧窮學校、拾平台 要求食環署立即撤銷北角區拾荒者棄置垃圾於街道的控罪 聯署聲明》】

拾荒者自食其力,以汗水換取微薄的薪酬,理應受社會尊重。惟拾荒逾十年而年過六旬的蘭姐卻在北角街頭放下垃圾袋僅兩秒,而即遭食環署無情票控,引起社會回響。

蘭姐指她將一袋以黑色膠袋包裹着的物品置於地上,轉身想從十數米外推過手推車來,將那一袋人放在地上兩秒物品的運走時,兩名便衣食環從旁表露身份,指控其棄置垃圾,並要求交出身份證以作票控。

過程中蘭姐強調她並非將垃圾袋棄置在該處,但職員充耳不聞。從她放下垃圾袋到食環人員出現,整個過程不足兩秒,職員亦在蘭姐拒絕交出身份證時報警,由兩名軍裝警到場處理。

食環處引用《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條例》票控其於公眾地方棄置垃圾,罰款1,500元。當日食環署職員堅持票控及報警,一句「垃圾落咗地、犯咗法,就要告你」,將法治精神推崇極致,人情冷暖拋諸腦後。

1,500元,說不上天價,但亦絕非雞肋。記得某香港電影的一句對白:有些東西,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對於基層,就夠攞佢地命。

事至今日,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但此法達義嗎?食環平日欺善怕惡,多番報道其「吹雞」要求大量警方支援,為的就是老弱婦孺的小攤檔,執法者涼薄與無情,執法指引中的「酌情」就是不能用於那放下地的兩秒,不能用於滿身汗水,每日工作了十多小時的拾荒者,不能用於年過六旬仍靠自己雙手自力更生的長者?

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本着社工價值,本着基本作為人的信念,呼籲大家加入聯署,即撤銷對北角區拾荒者蘭姐的控罪;落實推行拾荒者友善對待政策。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
聯署連結 : https://goo.gl/forms/0rbjvlyOPnaTQOf92

【回應當局意圖取締香港民族黨之聲明】

37368468_1333304160134109_4146038381593231360_o.jpg
【無言,無理,無力,無望】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於7月17日表示警方牌照科總督察及高級督察上門向他遞交文件,並指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要求考慮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本會對此做法予以強烈譴責,並對政府及警方的行為表示失望。

香港一日一日沉淪,本會只見香港無言、無理、無力、無望!

【無言】
從來香港人的政治權利理應受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而所謂的《基本法》亦有列明港人有發表意見與結社的自由和權利,不容剝奪。

但警方上門向陳浩天預警時卻遞上大量文件,當中包個人及民族黨言行。換言之,警方及保安局只搜集組織之言論,或憑申述的言論作出魯莽判斷,並以「依法辦事」為藉口,判斷組織是否危害國家安全。
政府那怕《社團條例》設有機制處理上訴及撤銷禁令,但有關權力亦限於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官官相衛,隻手遮天。

明顯當局已將港人基本的表達意見及政治權利置若罔聞,當權者屬「人治」或「法治」,心照不宣。面對香港連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都被港共監管,香港人再一次被以言入罪,此為「無言」。

【無理】
李家超高調召開記招作出預告 :「在這裏,我想說清楚一點,這次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是基於第一個情況,而不是第二個情況而向我作出建議,即是「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的情況。」

當局以「民族黨」推動港獨為由,指其危害國家安全。惟眾人眼見,「香港民族黨」只發表其支持香港獨立的主張,所謂「危害國家安全」,只是政權打壓的「莫須有」。

觀其事件,原來《社團條例》已授權保安局以「國家安全」為由拉人封艇,只是政府多年來有權不用。2003年,當大家以為推倒惡夢廿三條,但其實「國家安全」的定義早在臨立會時期繞過公眾討論,寫入《社團條例》和《公安條例》,定義更是朝令夕改,彰顯「人治」。更甚者,極權政府為打壓異見無所不用其極,香港民族黨並非註冊社團,但政權依然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動,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更宣稱根據條例,「任何一個人以上的組織已是一個社團」。今次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首次以「國家安全」執法,一旦確立案例,將為政府提供基礎,禁止其他政見不同組織運作,更對林鄭「為23條創造有利條件」具指標性作用。港共為惡法,為「廿三」,無限放大「人治」,此為「無理」。

【無力】
宏觀近年,有志之士為著香港的核心價值,為著港人原有,受著憲法理應保障的權力發聲,甚至犧牲。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犧牲,有否為港共政權,甚至本港市民帶來任何警剔?

「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曾幾何時,香港人為著擁有的結社自由,言論自由而引以為傲。只可惜,香港的人權一直在走回頭路。由參選權被剝削,及後有學者被以言入罪,以至現在香港民族黨因主張與極權對立的理念被專制政權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理由禁止運作。一件又一件荒誕的事件,反映出香港的人權已經倒退至深淵。

面對強權的打壓,我們即使團結起來,亦未必能夠撼動政權半分。多次的犧牲,換來的只是政權的冷血對待,甚至開始有市民的麻目排斥和責罵。民主聲音在香港,只有愈來愈顯得奢侈而卑微,此為「無力」。

【無望】
港共如狼似虎,一次又一次將港人對政制的訴求或作出的行動加以阻撓及打壓,今日,更是對我們應有的表達權加以鉗制,令香港原有的民主及自由一點一滴消失殆盡,幻滅港人對香港未來的憧憬。港共近年不斷將與政權對立的聲音、意見驅逐出場,逐步引入共產思想、勢力,一步一步將錯誤、市民的不情願化為合理,子虛烏有。

一個多元化社會理應包容不同意見;一個為民政府理應聆聽社會上的分歧。然而,市民於極權中生活,所有曾經擁有過、以致現在想像過的自由自在恐怕只成為泡影,更遑論民主能夠重現於香港的核心價值,此為「無望」。

在此無言、無理、無力、無望的香港,固有的民主步伐,溫和理性務實的泛民主派,以致行禮如儀的遊行示威集會,終究又能否令香港人走出港共極權的陰霾,不得而知。惟我們所知的只是港共魔爪會繼續伸延,入侵我們的體制,文化,生活。日後「香港人」仍否存在,難以預料,但本會鐵定不會屈服於港共,絕不甘坐以待斃!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

【回應前年旺角年初一衝突判刑聲明】

34962506_1292971054167420_5506218609719902208_o「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前年,二零一六年農曆大年初一旺角衝突,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早前被裁定暴動罪成,法官今早判刑。

法官認為梁天琦當日持續襲擊倒地警員並積極參與暴動,強調不能以公義或政治目的為由合理化暴力行為,因此判囚6年;另外梁在開審前認罪的襲警罪則判囚12個月,兩項刑期同期執行。
同案被裁定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及於開審前已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分別被判囚7年及3年6個月。

政權、法庭、權貴將是次騷亂定性為「暴動」,難免令人聯想到「六七暴動」,與之比較。當年的頹垣敗瓦和草木皆兵至今仍教人顫抖。而當時的左派青年則被「重判」半年到21個月。今天,一眾有志之士,懷著理想地被重判3年至7年的刑期。誠然,這一判決不僅嚇退了其他願為香港付出的義士,更嚇退了香港的民主。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從來,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民主自由、三權分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一直一直,讓香港人與大陸人有所分別。

從來,港人一直相信基本法最少能堅守五十年,司法獨立能保障港人得到公平公正的判決,至少至少,香港與大陸有所分別。

今日,面對港共政權,一個以極權打壓民權的政府,以法治之名行人治之實,將反對聲音視為暴動,以政治檢控控制人民,全港市民無一可獨善其身。

今日,我們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對政治檢控予以最強烈的譴責。若香港人以恐懼,畏縮,忍氣吞聲的態度面對中央極權,他日,只怕再沒有香港人,剩下的都只是「大灣區人」。

「我們不願,香港淪陷為中國的一個省一個市,仍不嗚一言。」

「我們不願,失去我們的核心價值、政治權利,卻視若罔聞。」

香港人從來都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會看到希望,我們相信只要一直堅守對民主的執著,最終帶著光明的晨曦必會出現。也許在面對種種打壓,面對「莫須有」,港人更要勇於說出來,站出來抗爭是唯一的出路。因為,有些事,我們不說不做,就沒有人再敢碰。

吾等對一眾為香港犧牲自由的抗爭者表達尊敬,感謝各位一直為香港付出、守護香港。同時希望日後在民主路上各界能團結一致,為著香港的民主前途共同進退。
天佑香港!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

【整筆過撥款集會 一齊逼爆立法會】

LSG集會.jpg
【整筆過撥款集會 一齊逼爆立法會】

十年前,社會福利署曾對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作詳細的檢討,遺憾的是,檢討的結果不能改善制度的缺憾及問題,令社福界變得千瘡百孔。經過多年的爭取,政府終於願意成立檢討小組,檢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將會在5月14日上午召開「優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的公聽會。當日九時二十分起,在立法會將有一個集會。社工學生當然不可缺席💪🏼社福界需要社工學生一起守護🤚🏼

日期:14/5/2018
時間:09:20
地點:立法會示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