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警員濫捕前線社工聲明書】

於八月三十一日,社工陳虹秀於灣仔被捕,在九月二日上庭被控罪名最重的暴動罪。這名社工只是於八三一當晚,在目睹幾名警察毆打示威者下決定介入將雙方分開,以免情況加劇及出現更嚴重傷亡,過程中根本沒有使用任何形式的武力及作出攻擊他人的行為,試問又如何與犯法扯上關係?社工出於個人同理心及職業的價值觀下,選擇在該情形下介入是正常不過,但卻換來被捕的後果實在令人嘩然不憤,叫人絕不能接受這樣的荒誕無理。

在社會道德敗壞的這個世代,市民對極權政府的統治失去信心,抗爭者義憤填膺,還望以行動迫使政府回應,多個界別人仕紛紛走上街頭支持一眾抗爭者,當中不乏社工同工。有別於日常温和的面孔,社工同工敢於走上前線,將社工證當令牌,為的只是令警方冷靜,使雙方有喘息的空間。

然而,昨日在被告欄上的陳虹秀,在過往的運動中也只是手拿咪高峰的一員,在抗爭者被迫得走避不及時向警方喊話,希望牠們在示威者離去時停止無謂的傷害。看似如此「和理非」的工作,在極權政府的眼中竟被視為暴動。

試問手無寸鐵的她,又有何德何能做成暴動?當這個社會連社工都容不下,每個人都有機會被莫須有的罪名拘捕甚至檢控,我們還能相信甚麼呢?在這個荒謬絕倫的時代,社工面對現實時除了能搖頭嘆息外,我們亦寄語一眾同工及社工學生繼續持守信念,在制度內外克盡己任,不要輕易向高牆就此低頭。

第三十九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