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二月,政府以解決去年在台灣發生的殺人案及堵塞限時法例漏洞為由,修訂《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以往的引渡條例是考慮到中港兩地的法制、對民主及人權保障的差異而作出的決定,並非政府口中所說的「漏洞」。議會對此也有極大爭論,進而發展到主席選舉風波、秘書處越權干政、到現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要求把草案直接交上立法會大會進行二讀。以上正正是建制派與政府狼狽為奸,無視各界聲音與意見,試圖一步一步侵蝕香港的立法與司法制度,危害港人人身安全的實證。

漠視民意 拒絕溝通
引渡條例修定草案僅經過短短二十日的公眾諮詢,就提上立法會進行首讀。諮詢的原意本為廣開言路,讓市民提出意見,保障市民應有的權益。引渡條例修訂對市民的人身安全有潛在危機,引起社會極大的反對聲音,但政府沒有考慮撤回修例,也沒有打算先擱置及再進行全面諮詢。此般象徵式的諮詢顯示政府漠視民意,意圖扼殺市民發表意見的機會,一意孤行地希望盡快通過修例。另外,就引渡並處理台灣殺人案一事,社會各界及議會內均曾經提出各種方案,希望在不影響現行引渡協議的情況下令疑犯能夠順利移交台灣。當中包括和台灣當局達成協議作一次性移交,或在本地審訊的港人港審方案。但律政司司長在記者會上,全盤否定所有由民間提出的方案,反之以各種藉口美化自己的所作所為,即使違反程序及慣例也在所不惜,堅持政府的方案才是最佳的選項,可見政府在討論修訂上已經不會作出絲毫讓步,其頑固獨裁顯然易見。

扼殺議會聲音 拒絕談判
引渡條例除了激起社會上強烈反彈,各界相繼提出其他替代方案外,在立法會內亦引發民主和建制兩派衝突,揭示議會內程序上的不公。內務委員會不但以法案委員會於第一次會議未能選出主席為由,發指引企圖褫奪最資深的民主派涂謹申議員主持會議的資格。立法會秘書處更在未有取得所有議員同意的情況下要求議員以書面方式對該指引回覆表態。內會此舉無疑是干預法案委員會工作,阻礙委員會發揮應有功能;秘書處做法亦明顯偏袒建制一方,試圖配合令建制派石禮謙取代涂謹申主持會議,損害秘書處中立性。法案委員會鬧出雙胞胎,造成兩方分別支持的委員會就對方合法性爭持不下,甚至在召開會議期間爆發衝突。事後,民主派曾提出「三方會談」的建議,並要求撤回修訂案,明顯釋出善意表示有意與建制派及政府洽商,希望打破議會內僵局。但政府並未有作出正面回應,一直拖延會面的時間及詳情。可見政府根本無意與民主派進行磋商,迴避議會對於引渡條例修訂的質疑。面對議會內的爭議一直擺出拒絕對話的姿態,漠視獲民意授權的議員的反對而對各種聲音充耳不聞,不惜破壞程序硬推修例,令人懷疑背後目的。

直上大會 硬過修例
議會內因內會指引而起的衝突和僵局並未令政府暫緩修訂條例,反而變本加厲,企圖直接連同建制派透過內會取消法案委員會,令修訂草案直接交付立法會大會表決,情況令人氣憤。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於本月二十日向公眾宣佈已要求於下月十二日於立法會恢復修例二讀。引渡條例的細節及爭議本應交由法案委員會提供專業法律意見,從而作出深入討論,以達致更完善的修訂。然而,根據李家超所言,此舉名為「逼不得已」,但實為厚顏無恥,亦代表其容許內務委員會越俎代庖,剝奪法案委員會意見發表之權力,同時漠視法委會的功能。令人聯想到以李慧琼為首的內務委員會企圖利用內會建制派的人數優勢,壟斷整場會議的決策,以人數硬過修例。

開設先例 後患無窮
中聯辦日前高調表明支持引渡條例,以修補漏洞。此舉動令人質疑中央干預香港修例,危害本港立法和司法獨立性。有中央撐腰,政府更擺出一副勢在必行的姿態,連林鄭月娥、曾鈺成等人都透露修例為中央指使,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政府推出草案的原意是為弱勢伸張正義。面對民間各界對引渡條例及修例程序的質疑,政府也一意孤行地推行。究竟政府是為香港爭取最大利益抑或向中共獻媚?若引渡條例獲得通過,除了有損香港的人權保障,也是開設先例。難保政府往後也會用類似方式,再次漠視民意,與建制派聯手阻撓民主派,為推行利己的政策而無所不用其極。我們憂慮引渡條例修訂只是一個開始,草案一旦獲得通過,其後無人能保證香港的人權保障。

自引渡條例提出修訂以來,社會各界都有大量聲音與意見,甚至引發十三萬市民上街大遊行,要求撤回修訂草案,台灣當局更表明通過修訂亦不會同意移交陳同佳。政府卻一而再、再而三地繞過各種程序,企圖利用旁門左道通過法案。以上種種跡象都顯示,引渡條例的修訂並非真正為香港人的福祉著想, 更遑論伸張公義以達到法律制裁的功能。政府與建制派在強推修例一事上「合作無間」、在立法會內破壞制度不遺餘力,為求達到目的,甚至漠視法律界、商界人士、以致民主派議員的意見。最重要的是,廣大市民的聲音因官員的跋扈、政府的專權而被抹殺。若然修例草案獲得通過,不但未能處理台灣殺人案,市民更有可能隨時被人冠以各種罪名而被移交外地,有機會面對不公平審訊甚至不人道對待。縱觀近月引渡條例修例的發展,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本應以市民福祉為首的政府,一群本應為市民發聲的代議士,現時狼狽為奸,硬推修例。我們感氣憤、無力、悲痛,更感失望。眼見香港一步一步被出賣,堅守的價值被逐漸蠶食,香港人,還坐以待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