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危城:十一大遊行立場書】

42876456_1402085626589295_790011315149078528_n.jpg

國慶日?我們未想到一個原因值得我們慶祝,剩下的就只有恐懼、不安和不忿。

恐懼,在於香港人所珍重的本土文化被一一蠶食。2012年推翻了國民教育,政權卻不肯放過下一代,轉個方式務必要將香港染紅。政府逐步推行普教中,「魚丸子」、「色拉」、「加大力度」等等,這是我們熟悉的母語嗎?國歌本地立法如箭在弦,意圖以法律形式強逼香港人愛「國」,但這個國家有甚麼值得我們去愛?我們恐怕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人身分漸漸地被抺走,香港人成為過去,取以代之的就只有大灣區人。

不安,在於香港人所擁護的核心價值被粗暴剝奪。民主自由在港共政權底下幻化如泡影,議會再無法代表香港人的聲音。所有與政權對立的意見,政權都有辦法排斥,DQ,或是取締。DQ的不是一個議員,而是香港人的聲音;香港民族黨只是提出一個主張,就被高調命令取締;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民主牆被校方無理收回,民主牆上不得談論民主。中共政權不斷散播白色恐怖,「政權說你違法,你便是違法」。所有的不公,荒謬的人治,誓將香港人逼成寒蟬,當中共的棋子。

不忿,在於香港人的土地被無止境的侵略,我們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它們被割讓,卻無法用自己雙手捍衛自己的家。割地兩檢已經正式實行,香港人把自己的土地拱手相讓,中共政權一聲令下就將香港的地方變成內地口岸,內地人員可在香港境內執法。今天的西九龍站可以因一聲方便、一句命令就允許跨境執法,他朝的香港又是否可以因一句國家安全、一聲「阿爺指示」就將「香港」變成「香港縣」?我們看著自己的地方被無理割走、自己奉行的法治被任意篡改,但即便我們的反對聲音有多大,這個制度仍被掌控著,人民的訴求根本不被尊重。不忿,不僅僅是對於現況的無力,更是對於有一批香港人跟隨中共殘害自己的人民,另一批卻對中共傷害視若無睹更大聲歌頌著祖國的美好,反倒我們這些深愛著這個地方的人想阻止悲劇的發生卻仍是徒勞無功。

我們之所以恐懼、不安、不忿,是因為我們深愛這個地方,深愛我們熟悉的香港。紅線繼續逼近香港人,這個地方逐漸被染紅,變得陌生。從前我們在溫水中仍能苟延殘存,但此刻水已煮滾,香港人的前途岌岌可危,恐怕今天不走出來,明天走不出來。本會希望各位香港人,不要習慣荒謬,記緊自己香港人的身分,記緊你所愛的城市本來的容貌,守護我城!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