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後四年—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42544779_1400061483458376_427161680435216384_n

四年前,我們曾願意走上街頭,為著理念、為著訴求,自發性地佔領街頭,向政權吶喊著心中的小小願望。

但四年裡,方法我們試過了,要做的我們做過了,甚至不該做的也試過了。這個政權有被撼動嗎?我們有出路嗎?

吾等,作為社工學生,只想守護這個地方,這個屬於我們的地方。

或許一封信力量微薄,但仍只想用我們僅有的文字跟大家說—「共勉之」。

【傘後四年—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自1997,北京再次接管這座城市。它逐漸被侵蝕、被摧殘。今日的它,已經體無完膚。

曾經,它有一絲希望。四年前的今日,一次空前的運動遍地開花,學生的力量,民眾的動員,看似令它可以有重生的機會。

可惜,北京巧妙地操縱憲法的框架,落閘剪斷它的前路。四年間,由控制參選權到褫奪議員、由興建大白象到割地辱港、由洗腦教育到扼殺言論自由,你想像得到的,就做得出來;你想像不到的,亦可以用釋法做出來。這座城市的人民,這四年間就是活在這個陰霾中,被定罪,被入獄,被打壓,被箝制,被屈服。

「還不起來?還甘願做奴隸的人民?」

從小父母的教導,就是覺得對的,就應該擇善固執,並以理服人。但就好像忘了教我們若對方是蠻不講理的話該如何處理。

該聯署的,我們聯了;該遊行的,我們行了;該佔領的,我們也佔了。但面對野蠻,粗暴,甚至乎下三流的當權者,似乎我們需要其他的出路,才能守護這座城市。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縱然這座城市邁向被吞噬,但吾等這座城市的一群社工學生,願賭上我們的一切,繼續守護這座城市,守護這座屬於我們的城市—香港。

願 天佑香港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