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危城:十一大遊行立場書】

42876456_1402085626589295_790011315149078528_n.jpg

國慶日?我們未想到一個原因值得我們慶祝,剩下的就只有恐懼、不安和不忿。

恐懼,在於香港人所珍重的本土文化被一一蠶食。2012年推翻了國民教育,政權卻不肯放過下一代,轉個方式務必要將香港染紅。政府逐步推行普教中,「魚丸子」、「色拉」、「加大力度」等等,這是我們熟悉的母語嗎?國歌本地立法如箭在弦,意圖以法律形式強逼香港人愛「國」,但這個國家有甚麼值得我們去愛?我們恐怕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人身分漸漸地被抺走,香港人成為過去,取以代之的就只有大灣區人。

不安,在於香港人所擁護的核心價值被粗暴剝奪。民主自由在港共政權底下幻化如泡影,議會再無法代表香港人的聲音。所有與政權對立的意見,政權都有辦法排斥,DQ,或是取締。DQ的不是一個議員,而是香港人的聲音;香港民族黨只是提出一個主張,就被高調命令取締;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民主牆被校方無理收回,民主牆上不得談論民主。中共政權不斷散播白色恐怖,「政權說你違法,你便是違法」。所有的不公,荒謬的人治,誓將香港人逼成寒蟬,當中共的棋子。

不忿,在於香港人的土地被無止境的侵略,我們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它們被割讓,卻無法用自己雙手捍衛自己的家。割地兩檢已經正式實行,香港人把自己的土地拱手相讓,中共政權一聲令下就將香港的地方變成內地口岸,內地人員可在香港境內執法。今天的西九龍站可以因一聲方便、一句命令就允許跨境執法,他朝的香港又是否可以因一句國家安全、一聲「阿爺指示」就將「香港」變成「香港縣」?我們看著自己的地方被無理割走、自己奉行的法治被任意篡改,但即便我們的反對聲音有多大,這個制度仍被掌控著,人民的訴求根本不被尊重。不忿,不僅僅是對於現況的無力,更是對於有一批香港人跟隨中共殘害自己的人民,另一批卻對中共傷害視若無睹更大聲歌頌著祖國的美好,反倒我們這些深愛著這個地方的人想阻止悲劇的發生卻仍是徒勞無功。

我們之所以恐懼、不安、不忿,是因為我們深愛這個地方,深愛我們熟悉的香港。紅線繼續逼近香港人,這個地方逐漸被染紅,變得陌生。從前我們在溫水中仍能苟延殘存,但此刻水已煮滾,香港人的前途岌岌可危,恐怕今天不走出來,明天走不出來。本會希望各位香港人,不要習慣荒謬,記緊自己香港人的身分,記緊你所愛的城市本來的容貌,守護我城!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傘後四年,何去何從?】

四年前,雨傘運動在一片民眾的訴求中開始,卻在政府強硬的手段下結束。 四載過去,當初提出的訴求到今日仍未能實現,但這個空前的民間運動是否就這樣落幕?其影響又是否在清場一刻告終? 我們採訪了四位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士,雨傘對於他們的意義是什麼?面對著停滯不前甚至日益倒退的社會,他們又如何自處?

【傘後四年—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42544779_1400061483458376_427161680435216384_n

四年前,我們曾願意走上街頭,為著理念、為著訴求,自發性地佔領街頭,向政權吶喊著心中的小小願望。

但四年裡,方法我們試過了,要做的我們做過了,甚至不該做的也試過了。這個政權有被撼動嗎?我們有出路嗎?

吾等,作為社工學生,只想守護這個地方,這個屬於我們的地方。

或許一封信力量微薄,但仍只想用我們僅有的文字跟大家說—「共勉之」。

【傘後四年—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給這座城市的一封信:

自1997,北京再次接管這座城市。它逐漸被侵蝕、被摧殘。今日的它,已經體無完膚。

曾經,它有一絲希望。四年前的今日,一次空前的運動遍地開花,學生的力量,民眾的動員,看似令它可以有重生的機會。

可惜,北京巧妙地操縱憲法的框架,落閘剪斷它的前路。四年間,由控制參選權到褫奪議員、由興建大白象到割地辱港、由洗腦教育到扼殺言論自由,你想像得到的,就做得出來;你想像不到的,亦可以用釋法做出來。這座城市的人民,這四年間就是活在這個陰霾中,被定罪,被入獄,被打壓,被箝制,被屈服。

「還不起來?還甘願做奴隸的人民?」

從小父母的教導,就是覺得對的,就應該擇善固執,並以理服人。但就好像忘了教我們若對方是蠻不講理的話該如何處理。

該聯署的,我們聯了;該遊行的,我們行了;該佔領的,我們也佔了。但面對野蠻,粗暴,甚至乎下三流的當權者,似乎我們需要其他的出路,才能守護這座城市。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縱然這座城市邁向被吞噬,但吾等這座城市的一群社工學生,願賭上我們的一切,繼續守護這座城市,守護這座屬於我們的城市—香港。

願 天佑香港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

【社工學聯 九二八流動放映會】

42535599_1399668036831054_9212729052060712960_o.jpg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七十九日後,雨傘運動失敗告終。四載光陰,有人被捕,有人被入罪, 有人被妥協,但相信更多的是繼續堅持的香港人。

本會邀請了四位不同背景,不同身份,不同社會地位的香港人,拍下他們四年後的回顧,四載經歷,何去何從?

社工學聯流動放映會 詳情如下👇🏻
九月二十七日
– 樹仁大學 (9am-6pm @ 社工系工作室)
– 明愛專上學院 (1pm-3pm @ 二樓平台)
– 中文大學(2pm @ 大學火車站對出)
– 浸會大學 (4pm @ 李作權大道)(暫定)
– 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 (3:30pm-4:30pm @東海商業中心分校 308F)

九月二十八日
– 尖沙咀 (1pm-3pm @尖沙咀海旁 )
– 金鐘放映會及討論會 (6pm-8:30pm @ 政總門外 )

不論係用啲咩形式 一班學生仍然希望用自己嘅力量去爭取民主
希望大家一同參與當中!

【回應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聲明】

42528198_1399213950209796_1355343343332098048_o

【無言,無理,無力,無望·續】

七月中旬,保安局意圖取締香港民族黨。九月二十四日,保安局局長高調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就此,本會對香港政府此卑劣做法予以強烈譴責及鄙視。

事件公道,自在人心。有如建制敗類語無倫次,「堪稱狼子野心,企圖苟延殘喘,獻世國際。」事實上狼子野心非中共莫屬,屢次打壓言論自由,人權,漠視民主,真正獻世國際。

先例一開,不只「香港獨立」,且「民主自決」或其他任何名義均變得任由政府隨意演繹,李家超模棱兩可的說法可謂「龍門任佢搬」。

「無言」的香港:從此要擔心說話不乎當權者口味而被消失。

「無理」的香港政府:再與中共聯手,為二十三條或日後同化香港造就有利條件。

「無力」的香港人:一次又一次受打壓、被箝制,更多「已被人擺咗上枱面嘅人」犧牲。

「無望」的香港前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化作泡影。原有的香港一點一點殆盡,消失。

有如本會本屆理念「亂世同舟,舉帆而風雨不倒」。在這亂世之中,只要中共一句命令,建制敗類紛紛獻媚,反對的就是非法,以喪權辱港形容最為不過。本會寄語香港人,別忘記「香港人」這個身份,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