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五一.jpg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立場書】

香港一直被喻為一個經濟繁榮、發達的國際大都會。然而,繁華的背後,一群勞工默默為社會付出,卻得不到應有權益和保障。

恢復集體談判權 重奪工人話語權
九七回歸後,《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被臨時立法會凍結,繼而廢除。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工會的認受性則受到打擊,為工人爭取權益的議價能力大大降低。工會原則上仍然可以代表員工與僱主或商會進行集體談判,然而現實上這種談判有很大局限。例如,僱主或商會一般不願意承認工會的代表性,拒絕談判,遑論訂立集體協議。其次,沒有集體談判權,工人權益難以得到保障。由於沒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法例,勞資雙方所訂下的協議是不能被法律保障,資方不受協議的約束,無法確保資方必定會與勞方展開談判後改善其待遇。儘管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已簽署國際勞工組織的「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公約;可是,特區政府並沒有在臨時立法會廢法後去為勞工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環境。集體談判權的失落,打工仔女面對僱主、商家的壓榨,只會任人魚肉。

立法標準工時
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長工時的地區,不少僱員除了忍受長工時的煎熬外,有的還要超時工作,工人淪為工作機器。去年,政府的標準工時委員會發表報告,表明只會推行「合約工時」,否決推行標準工時。不少勞工團體對標準工時立場清晰、而且社會討論亦相當成熟,然而政府一直以「拖字訣」的方式來應對勞動者的訴求,完全漠視社會需要工作與生活的合理平衡。

取消工人外判制度 保障工人應有權利
香港政府自2001年開始已要求政府服務合約承辦商(外判商)必須向工人支付某個合理水平的薪金,確保外判工人得到合理保障。然而,外判制度顯然沒有保障工人的權益,反倒剝削工人應有的福利。

香港有不少工作,例如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街道清潔工人,大廈保安,甚至是校園內的校工,公司/學校為了節省成本,便把聘請工作推給外判公司。外判的機制是以價低者得,普遍外判工人都受到低工資、低福利等不合理待遇。政府美其名是節省成本,實際是推卸僱主責任,剝削低下階層權益。有公司為了在繁忙時段增加服務供應,外判公司會聘請兼職員工,削減固定員工的比例,令員工失去工作機會。更甚,外判公司以低工資招聘工人及削減工人福利,例如醫療保障、假期、薪金等,嚴重損害工人應有的權益。國際貨櫃碼頭外判工人遭長期剝削,發起大罷工要求加薪、改善工作環境及待遇。海麗邨清潔工友為追討應得的遣散費罷工十日,揭示了民順及香港工商等外判公司對低技術工人的欺壓。種種罷工,追討的不只是眼前的拖欠,而是自身應有的權益。

另外,政府作為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及監察者,未能有效監管私人機構的外判制度,導致大量工人受到剝削,政府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多勞少得,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對待,僱主為了盈利,不斷剝削工人。工人因為工作而受傷,希望能夠申請工傷賠償,但外判公司和僱主互相推塘,推卸責任,不斷拖延,甚至不願賠償。但政府作為商家與工人間重要的角色卻不予理會,實在令人失望。

工人為僱主打工,為公司服務,但他們不只是一個生意工具,用完即棄。政府應檢示現行外判制度,取消和制定一套能夠保障工人、僱主利益的制度,讓雙方得到保障,而不是從弱勢獲利。

五一勞動節,本來希望透過這一天讓工作者有休息的時間,並且喚醒公眾對勞工權益的重視,向政府提出各項訴求,保障勞工權益。然而,眼見香港對勞工權益的訴求遞增,由標準工時,全民退保,到集體談判權,每年遊行如是,但政府沒有加以理會,只當作普通遊行。我們盼望訴求能夠得以跟進,讓勞工得到應該公平的對待。勞工是人,不是被剝削的對象。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