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巾訂購優惠】

20431557_1091711980959996_2094261769736209498_n.jpg

👏🏻👏🏻👏🏻好消息呀😽😽我地推出郵寄嘅優惠啦!
每買第二條毛巾,就可以減20蚊!😱😱
仲諗?快啲夾埋你嘅fd子,一齊訂翻條咁高質嘅毛巾啦!
👫👭👬👫👭👬👫👭👬👫

購買細則:
1. 此項優惠只適用於購買第二條,第三條則無此優惠,如此類推。
2. 此優惠只適用於郵寄之學生和同工。
3. 如早前訂購單條,若有意追加請主動聯絡我們,只需要付差額即可。
4. 若早前訂購之學生和同工,符合優惠資格,我們會主動與你聯絡。

如想了解依條hit爆台灣毛巾既故事可以按下面了解👇🏻:
http://bit.ly/sw-tired-towel-2017

訂購google form傳送門
👇🏻👇🏻👇🏻👇🏻👇🏻👇🏻👇🏻
http://bit.ly/order-SW_Tired_Towel_2017

如有查詢:
+852 62004184 (溪)
+852 54043967 (海傑)
SW.Tired2017@gmail.com (工作小組)

【苛知之極明,則行之極勇」- 呼籲響應「我守我權challenge】

20414063_1088644294600098_3166886773252094722_o.jpg

近日有見幾位社工系同學就六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於Facebook發動「我守我權challenge」支持涉事的六位議員,並呼籲捐款至「守護公義基金」支援其中四位議員要承擔的訟費。

本會現正呼籲各位響應是次活動,大家可以在自己身處的社區舉起「我守我權」的字樣,或者捐款至「守護公義基金」,並提名三位朋友於二十四小時內接受挑戰,就事件從下而上地表達意見,由個人層面將這種聲音擴而充之,提升社會大眾對於自身權利的關注,在沉默中發聲,堅拒在沉默中滅亡。本會亦就事件重申立場:

堅守基本人權 拒絕溫水煮蛙
《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文件,而香港的憲制基礎建基於《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本法》第二十六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顯示出《基本法》確認了香港市民在高度自治下仍擁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等的基本人權。然而,在人大釋法後,六位立法會議員先後被取消資格,不單是約十八萬人的選票被無視,不單是不尊重市民對於代議士的選擇,最重要的是香港市民的人權逐漸被剝削。假若我們自身的權利都不加以重視,被陰乾仍視若無睹,任由中共政權剝削我們直至體無完膚,一切就已覆水難收。

譴責人大釋法 還我公義社會
是次人大釋法,無疑是一場中共的滅聲行動。人大繞過終審法院主動釋法,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和上任律政司提出司法覆核,先後將六位非建制派議員踢出立法會,非建制派議席失據,使只會搖頭擺尾舔共的成為議會主導。最終立法會失去其監察力,成為不公的橡皮圖章;法院被行政機構凌駕,成為消除異己的工具,三權分立,名存實亡。

我們堅信,雖然在現在這一個社會狀況,會有一種無力感,但是只要我們由下而上推動社會改革,今天一個微不足道的行動,他朝會是歷史洪流中的一朵浪花,終能改變社會現況。然而,各位作為社會的命運共同體,守護公義之責,無人能夠幸免。梁啟超曾說過「苛知之極明,則行之極勇。」就此昐望每一位能夠為自己、為社會、為香港能夠侹身而出,勇於面對強權,不要氣餒,堅守最後每一分良知。
#我守我權 #DQ6

【留下的空櫈】

 

19983230_1082055935258934_5812425804759737530_o.jpg

最近這兩日,相信是中國和香港本地最黑暗的一天。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離開了我們,離開了吃人的血色土地,登往無拘無束的理想國度。他,並沒有樹立敵人,只留下民主自由的啟蒙,但因此成了極權最大的敵人。他,是一隻嚮往自由的小鳥,但獨裁者為他加上壓迫的牢籠,令世界的舞台丟空了一張空櫈。他,是黑暗中的明燈,在絕望中點燃希望,但當蠟炬成灰之際,無人為他驅走生命中的夢魘。

他的離開,如為世界留下一張空櫈,儘管被中共政權禁錮至生命最後一刻,無力見證長城下的土地開出自由之花,但他用空出的位置,提醒各人不義政權之惡與世人之冷漠,為日後驅散中共政權陰霾種出萌芽。但願他能從一生顛簸中的生活安息,安躺於烏托邦的土地上,呼吸著每一口自由的空氣。

翌日,四位立法會議員被正式裁定取消議員資格,中共政權為香港帶來四張空櫈。這四張空櫈,不單代表了議會少了市民的聲音,更反映中共政權目空市民的意見和程序公義,直接損害香港核心價值和行政、立法、司法關係,長遠阻礙香港民主發展。強權不惜一切剷除異己,締造單元聲音,用以鞏固政權,實屬可恥。

昨天可以令一位愛國者以囚徒之名死去,
留下了空櫈;
今天可以直接目空一切、剷除異己,
留下了空櫈;
明天當然可以直接拿下你坐著的,
成了一張空櫈。
試問還有誰能置身事外呢?沒有人。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