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遊行立場書】

自零一年起,港珠澳大橋工程已造成勞工十死六百人受傷,反映政府為求趕工而妄顧工人的生命。究竟在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勞工的生命及勞動價值放在什麼位置上呢? 勞動節對勞工而言,固是一天好好休息的假日,但更值得深思的是,我們如何更有效保障打工仔女的勞動權益及守護勞動尊嚴。

訂立集體談判權 重設工人話語權

自回歸後凍結及廢除有關集體談判權的草案後,集體談判權及工會的力量就一蹶不振,爭取工人權益總面對有心無力的苦況,所謂的「力」,是指勞工集體議價的能力及要求資方改善勞方薪酬和福利的約束力。集體談判權,乃是工會力量的根基,亦是工人勞動權益的基石。擁有法定的集體談判權,工會才能逼使資方與勞方談判及確保資方執行相關的協議,工人實際的勞動條件如職業安全及退休金保障才有望推動,確保勞動者能分享經濟的成果,守護勞動者的集體力量及勞動尊嚴。故本會強烈要求政府開展重新訂立集體談判權法例的討論,制定具體的時間表落實集體談判權,完善勞動三權,增強工人的話語權,進一步保障勞工權益。

訂立標準工時 設定生活工資

本年一月中,花費三年時間研究的《標準工時委員會報告》出爐,報告卻對超時工作補水金額及法定工時標準隻字不提,而報告也被指漠視勞方的意見,未能了解勞工真正的苦況及回應勞工團體的訴求。標準工時的討論已趨向成熟,故本會要求政府實施標準工時,爭取勞工每週工作四十四小時,積極參考其他城市推行標準工時的經驗,讓打工仔女找回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並實行一點五倍超時補償工資的政策,讓勞工取得他們應得的酬勞。西方國家如英國及美國亦掀倡設立生活工資,能提供合理生活水平的工資,鼓勵大機構及政府採用生活工資而非最低工資,提升勞工的生活素質。故本會提議政府參考英美計算生活工資的方法,訂立及於政府部門採用生活工資,為企業提供經濟誘因而採用生活工資,捍衛勞動尊嚴。
國際勞工組織率先提出尊嚴勞動,希望所有人都有機會透過工作賺取收入,且工作權利能受到保障、並獲得足夠的報酬。世界不同地區如台灣及英美都通過工會的力量為勞工爭取尊嚴勞動。反觀香港,零散工保障不足、勞工假未劃一放十七日假期及勞工退休生活無保障。

回歸二十年,我們堅持在五一勞動節「行禮如儀」地遊行示威,以爭取集體談判權及標準工時。作為社工學生,我們相信集體的力量可以帶來改變,亦相信堅持才能看見希望。同時,延續社工重視點滴效應,我們相信每次的社會參與像微不足道的點滴一樣,逐漸成為推動社會改變的浪潮。共勉之。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

「勞動尊嚴。回歸抗戰二十年 五一勞動節大遊行」

日期:5月1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2點
集合地點:維園足球場

是次遊行之主辦單位為香港職工會聯盟。會員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絡外務副會長何俊昌(67634254)或外務秘書黃晴(68750681)

18221988_1031743083623553_4994572656257202760_n
photoed by: lipanpan_photograph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