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聯署,為無聲吶喊」遊行立場書

私營院舍良莠不齊 殘疾人士生不如死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及性侵智障女院友,獲撤銷「非法性交罪」一事引起公憤。相關私營殘疾人士院舍更被揭發令人發指的行為如八名院友無故墮樓死亡,吃飯期間鯁喉窒息喪生及人手嚴重不足的「影子員工」的問題。然而,「康橋之家」事件只是私營殘疾院舍問題的冰山一角,現時全港四十八間私營殘疾院舍尚未符合《殘疾人士院舍條例》的發牌資格,借助「豁免證明書」之便拖延改善其院舍質素的責任,以致殘疾人士受到極不人道的對待,甚至是性命之憂。因此,本會強烈要求短期內社署加快落實改善擁有「豁免證明書」的殘疾人士院舍之時間表與具體措施,並促使二百五十一間院舍達至發牌要求﹔同時要求社署要在「豁免證明書」中加上「日落條款」,使殘疾人士院舍不能以不斷續期的形式經營下去。長期而言,我們強烈建議社會福利署檢討《殘疾人士院舍條例》,制定合理的院舍人手比例要求,引入具專業資格的員工,並設立有效的通報機制向公眾交待事故。

殘障人士缺法律保障 未能伸張正義

是次事件中的受性侵的女院友因心理壓力及智力不足而未能出庭作證,使張氏輕鬆擺脫罪名而逍遙法外,引起社會關注殘障人士的司法權利。現時的司法制度沿用二十二年前由律政司提出協助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出庭措施,例如按情況需要,准許涉及弱智人士作證的部分進行聆訊。但實際執行上,法庭對智障人士作供的要求太嚴謹,以致殘障人士有口難言﹔即便證據充足,智障人士亦需出庭作供,但智障人士亦難以承受辯方的盤問,出現前後證供矛盾而敗訴,反映現有措施的不足,而歹徒可利用智障人士無法上庭指證的弱點從而脫罪。故此,本會強烈要求政府重新審視保障殘障人士的司法權利之法例,豁免不宜出庭的智障人士出庭作證,參考其他普通法國家的例子而考慮接納傳聞證據。

社福服務市場化 政府推卸責任

「康橋之家」一事,令香港社福服務市場化問題重新受到社會重視。香港政府一直奉行「小政府、大市場」的原則,即使是在理應由政府承擔的社福服務上,亦盲目地相信市場的能力,將一切交予市場作主,由此引申出無數問題。政府從社福服務中抽身,採取「不干預」市場的態度,使部分社福服務缺乏監管。在市場主導的環境下,家境富裕的人當然能享受高質素的服務,但更多的院舍每月人均收費只有大約五千至八千元,卻須照顧服務使用者的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所需,在如此有限的資源下,仍要顧及院舍自身的利潤,服務質素強差人意亦是預料之事。故本會要求政府重新承擔起責任,致力改變社福服務由市場主導的現況。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下載完整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