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立場書】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的主權從英國一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 ,正式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國政府承諾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模式管治香港,讓香港有着高度的自由和自治權,成就了安穩、繁榮的社會。這些年來,香港人一直堅守公義、重視及保護自由,在公開、公正的制度下,受到不少外資青睞,穩住了腳步,成為亞洲的一線城市、國際金融中心。可是在這繁榮的背後,我們的核心價值屢被蠶食,遭到一次又一次打壓,社會變得動蕩不安,人心惶惶。 如此下去,這個城市只會失去本有的價值和獨特性 ,在急速改變的社會中逐漸褪色。

自由被打壓 營造白色恐怖
在這一年,香港人為著本應有的自由和權利負上了沉重的代價。有學生因將院校的民主牆改為連儂牆,和校方發生口角,最後換來社會服務、停學,甚至被退學的處分。到近數次有關反修例的社會行動,抗爭者被冠上「暴動罪」的罪名。 市民在酷熱的天氣底下,身穿黑衣、戴口罩、戴帽,走上街頭守護香港。他們不怕炎熱,不怕辛苦,怕的只有被警方「秋後算帳」,以不實的罪名檢控。 以往人們只需考慮抗爭是否有成效,但到現在大家還需擔心人身安全、會否被檢控、出席遊行或社會行動都需三思,步步為營。面對這白色恐怖,種種無形的壓力和後果,令人們「自我審查」,不敢發表意見。

政府一意孤行 漠視民意
香港有着遊行和集會自由,市民可透過這方法直接向政府表達訴求和大眾的聲音。同時,這亦是民意的印證,以人數向政府作出控訴。可是現今一百零三萬人,到二百萬零一人犧牲保貴的休息時間走上街頭,甚至有人以死相諫,對政府來說卻都只是一串冷冰冰的數字。他們對人們的憤怒、無奈、悲痛視若無睹。只堅持固有的作法,妄想掩耳盜鈴,逃避民間的聲音。作為一個本應要以民為首的政府,在立法會每位為民發聲的代議士,民意豈不是他們決策或行動的根據嗎?但就當前局勢,只見中央用各種方式干…